爱国网首页
新闻 影像 文化 历史 教育 健康 旅游 书画 诚信 品牌 装饰 科技 华人 军事 美食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社会>正文

都市追鸟人 守望5个月拍白鹭孵宝宝

2019-05-20 10:52来源:华西都市报浏览:

  都市追鸟人 守望5个月拍白鹭孵宝宝

  点击进入下一页

戴胜鸟

  点击进入下一页

夜鹭歇枝。

  点击进入下一页

夜鹭

  点击进入下一页

 白鹭

  点击进入下一页

白头鹎

  点击进入下一页

 翠鸟

  点击进入下一页

严建国

  点击进入下一页

鱼吃荷花。

  每天清晨,严建国便扛着相机出门了。这是他退休后几乎每天雷打不动的作息。

  当过兵、下过乡,也干过驾驶员,2014年6月退休后,严建国到女儿生活的成都市郫都区定居。在接送孙子的闲暇之余,他决定重拾兴趣,当起了摄影师。不久后,他成了郫都区摄影家协会的一员。

  自那以后,街头山林的风光和社区里千姿百态的人像都成了他镜头中的风景 。 2016年,偶然在望丛祠拍到一群白鹭后,他开始将镜头对向天空,捕捉枝头跳跃的精灵,成了一名都市追鸟人。

  进 入 5月,严建国开始常驻望丛祠了。今年3月,严建国又一次在这里拍到了白鹭,这让他兴奋不已。“白鹭的最佳拍摄期是5月份,大大小小的白鹭都在这里,特别好看。”5月3日,严建国在望丛祠观望之际,发现了栖息树上的两只小鹭探出头来,一旁的白鹭则温柔地向其喂食。眼见此景,严建国连忙按下快门,记录下了这一刻。

  1

  从相爱到孵蛋

  望丛祠白鹭全记录

  在严建国“追鸟”的3年多时间里,他在郫都区内拍下了白鹭、池鹭、夜鹭、栗背伯劳、白领凤鹛、戴胜、绣眼等30余种鸟类的身影,其中不少都是当地新发现的物种。而对严建国而言,捕捉过程的本身已是馈赠,有时遇上不认识的鸟类,他通过问询专家或查阅资料来了解其习性;拍到的鸟儿,他则为其制作电子相册发布在网络,以此来记录每一个灵动的瞬间。

  严建国“追鸟”的起点,是2016年3月偶然在望丛祠发现了白鹭。

  退休后到郫都区定居的严建国,一开始拍摄对象也是风光人像,但初识白鹭的惊喜让他决心踏上“追鸟”的征程,“望丛祠的白鹭这么乖,咋个没得人来拍呢?”于是,他开始常驻望丛祠,捕捉各种形态的白鹭。

  支撑严建国摄影的,除了兴趣以外,还有一股子韧劲。“如果当时没拍到,我就天天去,就不信拍不到。”那一年,严建国在望丛祠从3月待到了8月,他用相机记录下了嬉戏打闹的白鹭,展翅高飞的白鹭,在树林里筑巢的白鹭和向父母索要食物的白鹭。他也通过镜头,见证了这群白鹭求偶、筑巢、孵化、喂食、再到飞走的全过程。

  今年3月,白鹭再一次闯进严建国的镜头,这让他感叹不已。为了拍好白鹭,进入5月后,严建国开始常驻望丛祠了。这时正值白鹭的最佳拍摄期,大大小小的白鹭构筑成望丛祠一道特别的风景线。“望丛祠的白鹭是小白鹭,有羽冠及胸羽,保守估计应该有近300只。”严建国说,除了白鹭以外,望丛祠还有池鹭和夜鹭。

  不止白鹭,望丛祠的翠鸟也曾点缀过严建国的镜头。但翠鸟的行迹不如白鹭般好寻,“翠鸟的窝不太好找。”他很遗憾,没能用镜头记录下翠鸟的生活点滴,还好它翠蓝发亮的羽毛曾惊艳过一瞬。

  2

  今年的惊喜

  捕捉到戴胜鸟和绣眼鸟

  严建国“追鸟”,常常一追就是一整天,清晨便扛着几十斤的摄影器材出门,直到下午孙子放学时才离开。两个馒头和一盒牛奶是他从清晨到午后的能量补给,“想全神贯注地拍,也减少一些上厕所的时间。”

  天空也回馈过他一些惊喜。今年3月,他在成都工业学院第一次拍到了戴胜鸟。戴胜鸟头顶有醒目的羽冠,平时褶叠倒伏不显,直竖时像一把打开的折扇,随同鸣叫时起时伏,“它好像懂得我的意图,也明白我的艰辛,摆出它最美的姿态。”严建国拍到戴胜鸟的那天,或许有上天眷顾的成分,眼前的戴胜鸟时而高高竖起凤羽展示着各种肢体语言,时而又从栖息的树枝飞到树桩,再飞到草地和路面,“正面、侧面和背面均展示于我,拍到了它的各个角度。”

  丰富的视角也让他自豪不已。那天之后,严建国又到同个拍摄地点驻守三天,却没能再寻觅到戴胜鸟的踪迹,闻讯专门赶来的摄影师也扑了个空,“摄友们都说我运气好,我还挺高兴的。”

  在成都工业学院,严建国也拍到黑尾蜡嘴雀。初春的清晨,数百只黑尾蜡嘴雀栖于水面,时而飞起,时而涉水觅食,样子憨态可掬,非常惹人喜爱。严建国便用镜头定格住了这一只只生动的精灵。

  再往前,今年2月2日,严建国在电子科技大学清水河校区第一次拍到了绣眼鸟。绣眼鸟是雀形目一些体型小的鸟类,白眼圈。体长90-122毫米,嘴小因其眼圈被一些明显的白色绒状短羽所环绕,形成鲜明的白眼圈而得名。

  “绿色的羽毛,很乖。”初见绣眼鸟时,严建国并不知道这种鸟的名字,随后上网一查才知道它的种类。这个爱清洁的鸟儿也带给严建国一些快乐,“它喜欢扑水,刚出壳没多久的鸟儿就由父母背着下水,翅膀一抖掉下去了再爬上来。”

  3

  震撼于岩鹭

  最远跑到珠海“追鸟”

  为了“追鸟”,严建国也做过一些看似疯狂的举动。

  2017年,偶然在友人相册看到拍摄的岩鹭后,他 震 惊 不已。照片中,岩鹭飞跃于浪花间,贴近海面飞行,一阵海浪打过来将其淹没其间,但不一会儿它又飞了起来,“好强大的搏击能力!”

  岩鹭是典型的海岸鸟类,主要生活于热带和亚热带海洋中的岛屿和沿海海岸一带,“成都没有。”为了拍岩鹭,严建国专程跑到了珠海,用镜头记录下他心中的“搏击英雄”。

  前前后后拍了三天,严建国如愿以偿地拍到了岩鹭的种种姿态,低空中飞翔于岩礁与浪花之间的岩鹭,飞行时颈部缩成了“S”形,两翅鼓动缓慢,从容不迫,不慌不忙。

  拍下“鱼吃荷花”

  成为网红摄影师

  除了拍鸟,严建国也留意生活中的景,去年夏天,他就曾以一组《鱼吃荷花》走红网络。

  金鳞闪动的草鱼围绕着爱慕已久的荷花,找准时机后跃出水面,激起一池涟漪,张着大嘴腾空而起,撕咬下片片粉白的荷花瓣,那画面生动新奇,让人叹为观止。《鱼吃荷花》一经发布,便在网络点击率过百万。这组照片的拍摄地——成都工业学院九洲湖荷塘也成了全国摄影爱好者的“天堂”,来自北京、河南、广东等地的摄友纷纷赶赴成都,只为亲自抓拍到“鱼叼花”的瞬间。

  这样的奇观也并非偶然发生。严建国第一次拍到“鱼吃荷花”是在2017年,去年一入夏,他便与摄友驻守在九洲湖,终于再次捕捉到这动人瞬间。通过严建国的镜头望去,可以看到一只几斤重的草鱼跳出水面,直扑荷花,叼下一片花瓣后便潜回水中,而后另一只鱼以同样迅速的节奏叼下花瓣,随即消失于荷塘。一时间,原本平静的湖面变得热闹非凡,鱼儿的每一次腾空都会引来一阵此起彼伏的快门声。

  转眼又已入夏,严建国说,今年也将一如既往地驻守在九洲湖荷塘,以期再一次拍到“鱼吃荷花”的生动画面。

  严建国第一次接触相机是1980年,那时,他在一家国营厂跟着师傅学习摄影,“那会儿还是架子机。”随后,他因为工作变动暂离了摄影师的职业,但这门爱好却未曾丢下,“从第一次接触拍照后,相机就没离过身。”时光流转,他见证了摄影器材的升级换代,自己也从身强力壮的年轻小伙走到了退休的年纪,但这份爱好却始终未变。

  严建国大致估算过,他一年约有300天扛着摄影器材在外奔波,“不想闲在家呀,出来拍拍鸟儿和风景,心情都舒畅了许多。”遇上阴天光线不够好,他就拍出另一种淡雅美;赶上下雨天,他便找个可以躲雨的地方,哪怕只拍个把小时也心满意足了。

  除了拍鸟,拍景,他也拍人。有时他将镜头对准社区里的孤寡老人和残疾人,以公益的形式给他们留下影像;有时他将镜头对准每日接送的孙儿,记录下他的生活点滴和童真童趣。

  镜头也成了严建国表达感谢的方法。今年4月,严建国拍摄了一组特殊的人像——他的妻子和她的朋友们,“平时天天在外拍片,全靠她支持。”

  而对严建国而言,摄影这项爱好不仅充实了他的生活,增长了知识和阅历,也让他收获了健康的体魄,“你看我天天扛着摄影器材跑来跑去,就当锻炼了。”而那些定格在他镜头里的风景,正是他日复一日奔波拍摄的不竭动力。 封面新闻记者秦怡

  图片由严建国提供

来源:华西都市报编辑:hzq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最新评论
国内国际钓鱼岛军事港澳台社会公益娱乐体坛眼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