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网首页
新闻 影像 文化 历史 教育 健康 旅游 书画 诚信 品牌 装饰 科技 华人 军事 美食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化频道 > 当代作家>正文

向响:最可爱的人依然可爱

2017-06-22 10:25来源:爱国网浏览:
   

 

   在没有硝烟和灾难的时候,军人也就没有了壮烈;但这并不能影响他们的可爱,有时候,他们的可爱和可怜的呈现连接得紧紧的,似乎要让你同情,但当你看着他们那坦荡的眸子,和那种忍受时的淡定,你就会知道你根本没有资格站在同情他们的高度上去,因为你头顶的那抹自由的阳光,都是他们给的。
 
A:
    八十年代初,第一代康巴斯进藏,那试车的严肃和隆重,和现在试验一辆新式坦克一样。要想看这种车型在道路崎岖的川藏线通过性如何,开头车的人是选了又选。只可惜当年那位百里挑一的士官,没有好的运气,不知是他因为被选着开头车紧张,还是因为对这车型的把握不是很灵活。那天他的康巴斯翻车了,车毁人未亡,但等待他的将是终身的残废。
     那天我上夜班,偏偏停电,作为重症监护,我的任务就是照顾这个“运气不好”的士兵。我记得在飘摇的烛光里,这个周身打满石膏,面目肿胀到没有人型的士兵,一晚上摇头痛苦地反复念叨的只有三个字:“对不起,对不起……”
    他的排长,一个年轻的军官,站在门边,傻傻地一站就是很久,后来他来到伤员床前,脱下军帽低声说:“不要再说对不起了,人比车重要,是我对不起你……”
 
B:
    住在兵站“最好”的房间里,因为潮湿和阴冷而早早醒来,手表指着四点半,起来喝水,掀开窗帘扫了一眼清冷的兵站大院,发现不远的伙食团已经有了灯光。我穿上衣服想去看士兵们是咋做早饭的。想不到空旷的厨房里只有一个稚气未脱的新兵。看我进来他有些慌乱的向我敬礼。我说:“你咋起这么早?难道每天都这样?”
    他有些害羞地说:“睡到半夜吓醒了,记着好像忘了给发的面缸盖湿布,所以没看时间就跑来看看。”
    我说:“瞧你这忘性!”
    他不好意思地笑笑说:“是我记错了,布是盖好了的。不过,来都来了,干脆先干着。”
    他边说边开始揉面,在白白的面团中,那双手十个指头全是冻疮,指关节处几近开裂。而因为寒冷的原因吧,他的清鼻涕一会儿一会儿地往下流,让他有些不好意思的在我面前一次一次地用军装的袖子去擦鼻涕,那个样子十足像幼儿园大班的孩子。
     我以为他是农村来的战士,于是问他在家里也做农活吗。他说:“我父母是中学老师,我高考只考了个三本,父母想先让我来当兵,我得先像个男子汉。”
    在锅灶雾气渐起的厨房里,这个瘦弱的小男子汉麻利的身影让我看着又是欣慰又是心痛。看样子他也就十八九岁,如果在父母身边,可能还是个撒娇的孩子。从他的年龄,我估计他父母也就只比我大几岁,那时候我想,如果我遇到他的父母,一定给他们说:“你儿子不错,像个男人。”
 
C:
    在新沟兵站,汽车团两个营的车同时间到达,而兵站的食堂只能容纳三百人就餐,于是士兵们分两批进餐。先进餐的士兵排队唱歌进入食堂后,另一队等待的士兵,则静悄悄地各自坐在自己的驾驶室里,没有声响的候着。
    我和带队的副团长以及营长们吃的小灶,那伙食明显比外面士兵的伙食好一些。草草吃过,我想去看看那些还饿着肚子等候的士兵,于是跑到兵站的停车场,挨着车仰望着他们的驾驶台。
    那些小伙子们,礼貌而友好的隔着车窗,在座位上向我敬礼,一张张可爱的脸青春十足。
    我终于在一辆车前停下,拉开了他们的车门,车里的两个士兵,有些不知所措的敬礼后说:“首长好。”
    我问他们:“饿不饿?”
    年龄小的那个点头然后马上摇头,他看看身边的老兵,脸上露出害羞的表情。
    我问:“兵站的伙食还行吗?”
    年长的士兵说:“行,能吃饱就行。”
    于是我逗他说:“你的意思是兵站伙食不好,仅能吃饱而已?”
    他赶紧摇手说:“不是,不是,兵站的伙食够好了,有时候我们几天堵在山路上,吃口热的都难,所以我们非常知足。”
    我又说:“你们知道首长们吃的是啥?比如,我刚刚看到你们的伙食可没有我在里面吃的好,对这个你有意见吗?”
   他赶紧摇摇头说:“没有意见,我们真的没有意见,他们(他指的是营级和团级军官)年龄大了,不能和我们年轻人拼身体,再说,他们年轻的时候,也是这样吃苦过来的。”
    那一刻,我的眼泪都要出来了,我不知道这些孩子在家里是不是这样懂事,但在部队,他们真的很懂事。
 
D:
    军区要拍摄一部电视剧,需要派部队保障,我们医院也被派做医疗保障,在拍摄高海拔戏的时候,拍摄组把我们的氧气袋都借光了,当时有个我认识的编剧还从我手里要了很多我从汽车团帮他们找来的氧气袋。
    听我的同事讲,跟随保障的一名士兵被安排的任务是给一线演员提供氧气,他两只手各提着两三个氧气袋追随在剧组的身后,谁喊不行了,他就跑到谁的跟前去供氧。中途闹了很多理解不了剧组人员意图的笑话,有的人觉得他脑子犯轴。    
在保障的过程中,这个兵跑着跑着,慢慢地滑倒在地上,刚开始周围的人以为他不过是摔了一跤,后来见他没有起来,才发现情况不妙,于是大家都拥了过去。
    医生把氧气给他按在鼻孔上,几分钟这小子就缓过了劲。医生就骂他说:“你小子傻呀,在高原上呆了有两年了吧,还不知道自己是缺氧么,氧气袋在你手上不知道自己吸啊?”
    缓过劲的小伙子,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这些都是供首长们用的,我咋能想着给了自己。”那一刻,围着的人都沉默了。
    拍摄任务完成之后,剧组回雅安庆祝,有个男演员讲起拍摄的花絮,提到那小伙子,一口一个傻兵的叫着。我端起桌上的啤酒走过去说:“你再喊一声傻兵,我马上把这酒泼到你脸上。”
    那男演员楞了一下说:“我就开个玩笑,你何必认真,是不是喝多了。”
    我说:“老子今天一口酒都没喝,我比你清醒,人家把你们的命看得比自己重,你还以为他真的是仰慕、是追星?人家是在尽军人的职责,就你这种不知好歹的人,不配对他说三道四。”
    那天,我中途就退场了,想着那个我没蒙面的兵,我觉得必须离开。
    这些都是真实的故事,是和平时期士兵的侧影,尽管这些细小的情节中,没有一个惊天动地,但却能让我们看到有别于普通人的坚韧。
    
小结:
    军人,默默地自觉奉献,把吃苦当着天经地义,这就是中国的军营文化。这种文化最后见证奇迹的是,经历过熏陶的人能够被打倒了又站起来,被伤残了还继续热爱……

作者:
笔名:向响   原名:向秀芳,中国戏剧文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文化厅剧目工作室特聘创作员,2008年为四川省文化厅出资签约编剧。

编辑:张清明
来源:爱国网编辑:zl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最新评论
文化资讯百家争鸣当代作家文化创新文化发展千年文化国际交流民族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