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网首页
新闻 影像 文化 历史 教育 健康 旅游 书画 诚信 品牌 装饰 科技 华人 军事 美食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化频道 > 当代作家>正文

于丹谈成长:年轻时熬夜写东西 喜欢大杯喝咖啡

2015-01-16 18:53来源:中国新闻网浏览:

  

从学者到行者,于丹追求的是“清欢”人生。于丹/供图

 

  从学者到行者,于丹追求的是“清欢”人生。于丹/供图

  

作家于丹暌违三年后再推新作《人间有味是清欢》,作品延续了其细腻宁静、以小见大的一贯风格。

 

  作家于丹暌违三年后再推新作《人间有味是清欢》,作品延续了其细腻宁静、以小见大的一贯风格。

  暌违三载再发新作 天命之年回眸人生

  文化学者、千万册级畅销书作家于丹再推新作。2015年新年伊始,于丹携其新书《人间有味是清欢》,在北京中关村言又己书店举办了首发式。这是于丹暌违三年后,对于人生、对于文化、对于社会、对于生活的再度思考,作品延续了其细腻宁静、娓娓道来、以小见大的一贯风格。恰巧的是,今年也是于丹人生走过的第五十个年头,回眸半个世纪的人生历程,于丹在她的这本新书中首度讲述了自己的成长经历,并在接受北京晨报记者专访时表示,相比人们已经熟知的学者于丹,如今她更愿意人们称她为行者于丹,她说,“如果到晚年时,大家称我为行者于丹,我会更高兴一些。”

  选择行走

  邂逅自己

  从《百家讲坛》主讲人,到电视文化学者,再到千万册级畅销书作家,对于自己的种种身份,于丹表示,她更愿意称自己为“行者于丹”。她说,“境无好坏,唯心所造。面对复杂的世界,我们可以选择悠游自适,面对繁忙的工作,我们可以学会乘物游心。当我们沿着梦想的道路一路前行,也别忘了停下来看一看四时风雨,用心去听,用心去感,也许会有更多意想不到的收获。”

  为此,于丹选择了行走,从西子湖畔到大漠敦煌,从宁静古城到国际都市,她把一路走来遇到的人和事流诸笔端。于丹表示,人一直都是在路上的,走过万水千山,你才能够邂逅不同的风景,最后邂逅真正的自己。

  于丹说,“城市把人们聚在一起,却又用钢筋水泥把人们牢牢地隔开。在这样的生活氛围中,我们要练就一颗波澜不惊、不偏不倚的强大心灵,才足以抵御一切外来的侵扰。”在她看来,生活中的困惑是常有的,解决一个,又来一个。有些“惑”,一时半会儿解不了,要去参悟,在生活中去参,在时光中去悟。理想与现实的矛盾也是常有的,否则,理想就失了珍贵,现实就少了无奈。于丹始终相信,执著的信念和无畏的心灵才是最强大的武器,就像她一直很喜欢的一句话,“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回眸

  人生

  首谈成长

  作为一位畅销书作家,于丹向来善于以小见大,在新书《人间有味是清欢》中,于丹紧密联系个人成长经历,从生命、成长、幸福、闲情、行走、流年六个部分,讲述自己的故事,与读者了自己的人生。

  于丹表示,自己年轻的时候,熬夜写东西,喜欢大杯喝咖啡,那时候茶入口,完全像白水一样,看着人家喝绿茶,总觉得那么淡的东西能有什么味道?那时,运动之后也只喜欢喝带着气泡的特别浓郁的碳酸饮料,觉得那一切浓郁就叫做味道。可是人到中年,当你终于有了很多的轰轰烈烈,待到繁华落尽,才知道人世间会有很多的跌宕起伏,会有很多的事情并不尽如人意。《老子》里说,“为无为,事无事,味无味。”人要把这种“无事”也当作一种事情去过,然后人以无为而达到不为,人间至淡的味道,你也能回味出它的真味与隽永。

  因此,她在书中写道,“人间有味是清欢,所有含蓄婉转、深沉内敛的事物,都只是为了更好地沉淀,洗尽铅华。如果有一天,当你踏遍岁月千山万水,尝遍世情风霜百味,依旧可以回到最初的明朗、清白,则为真正的朴素,真正的清欢。”

  对谈于丹

  论人生 绚烂至极 归于平淡

  一个人走过万水千山,越接近自我,就越喜欢简单、朴素的东西。绚烂至极终归于平淡的时候,就懂得了“人间有味是清欢”。

  北京晨报:您给新书起名叫《人间有味是清欢》,为何要把主题定位为“清欢”?

  于丹:“人间有味是清欢”,是苏东坡《浣溪沙》中的最后一句。当时他是在黄州当团练副使,四年后又被贬到汝州,在特别倒霉的流离失所之间,他为自己泡上新茶,然后把春笋摆上盘的时候,突然心中静静地体会到这就叫“人间有味是清欢”。人间的玩味,有时候不在于世界给你的浓郁滋味。老子说,“为无为,事无事,味无味”,也就是说,不见得说你眼前非得摆着东坡肘子的时候才叫有意思。我自己这些年也是讲课啊、行走啊,在这种不同的多元角色中转换,也在这当中探索生命真正的东西。

  法国作家玛格丽特·杜拉斯去世之前,在病床上问年轻的追慕者,“有谁知道我生命的真相呢,如果你知道,那么请你告诉我吧。”这就成了她留在这世界上的最后一句话,所以她法文版的传记题目就叫《真相与传奇》。也许,一个人走过万水千山,越接近自我的时候,他就越喜欢找到一些简单和朴素的东西。其实,人从简单走向复杂的时候,一定都会有较劲的时候,会喜欢各种浓郁,各种强烈,各种独特的体会。可是当一切绚烂终归于平淡的时候,你也许就懂得了“人间有味是清欢”,这就是我现在的心境。

  讲经历 千山万水 愿为行者

  行走是一种生存方式,行走带来的突破体验让人着迷,如果人们不称我为学者于丹,而是行者于丹,我会更高兴。

  北京晨报:书中插图都是您亲自拍摄的,相比文字记录,这种图片记录有什么特别之处?

  于丹:我喜欢用图片记录微小的、转瞬即逝的瞬间,有时候就是叶子上挂着的水珠,有时候就是花瓣“将残未残”,有时候就是流云,也有时候就是你身边一个擦肩而过的陌生人,展颜一笑,所有这一切今生今世错过了就永不再来。我特别喜欢的一种拍照方式,就是走到一个陌生地方,带着周围的环境从上往下给自己的脚拍一张照片。比如,在西班牙特莱多老城,我穿着西班牙那种红色的芭蕾舞鞋,站在犹太教教堂门前的石子路上,我就会把它拍下来。当我是一个年轻姑娘满世界跑的时候,我记录我孤单的足迹;等到我做了妈妈的时候,我记录一个蹒跚学步的幼儿的足迹。终于,孩子慢慢长大了,能跟妈妈的脚并在一起了,在海角天涯,这是一件多么有意思的事。

  北京晨报:您行走了不少地方,其中给您留下印象最深刻的地方是哪里?

  于丹:其实,我不是为了去体验人生而行走,而是行走就是我的生存方式。我从小行走了太多的地方,今天才能够体验百味人生。我从小就跟着我爸行走,到大学我背包跟同学行走,后来我因为工作在各地讲学行走,自己出去旅游行走,南极北极都去过。行走在极地的时候,太阳就在你头顶上绕来绕去,永不落日,我就想起“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在这里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全是白昼。但是没过三天,我就开始怀念黑夜,觉得如果没有了漫漫暗夜,永恒的白昼又有什么意义。再比如说空间,我从小就爱迷路,找不着北,但当我行走到南极点的时候,终于找到一个地方往哪儿走都是北了。行走带来的那种体验的突破让我着迷,到我的晚年,如果人们把我称为行者于丹,我可能会更高兴。

  说成长 百转千回 方得清欢

  如果没有经历过绚烂,那就不是平淡,而是平庸。人如果没有经历过人间的百转千回,怎么可能有清欢。

  北京晨报:您选择在这本书里首次讲述您的个人成长经历,据说创作中曾经数度落泪?

  于丹:我是喜欢写日记的,这里面有好多是我愿意跟人的内容。书里提到过“来日并不方长”。有个给我做过手术的医生,给我腿里打过两根钉子,他一直想再给我处理一下。我俩是朋友,我说你也忙,我也忙,咱们来日方长。我那会儿30多岁,他也不到40岁,是一个年轻的骨科主任。结果有一次跟他约好了,出差回来我才知道,他已经出车祸去世了。那一瞬间我突然觉得,来日并不方长。所以我很动感情。

  北京晨报:那么,作为一种人生理念,“清欢”是否会成为您教育孩子的一种方式?

  于丹:我认为起码现在不是,因为清欢是有阶段的,这就是我说绚烂至极而归于平淡。如果没有经历过绚烂,那就不是平淡,而是平庸。人如果没有经历过人间的百转千回,怎么可能有清欢。我孩子今年才10岁,所以我不会对她讲清欢。清欢是中年以后的事情。一个人不曾拿得起,何谈放得下。随着苏东坡的人生经历去看,看他一生的跌宕起伏,就会知道这些人间有味的隽永,就是人到中年的况味。人能不能走到清欢,要看他的悟性、造化和缘分。

  北京晨报:喜欢您的读者很多,您也会让孩子看您的作品吗?她喜欢吗?

  于丹:有一些会看。我有两本作品是给小孩写的“读最美古诗词”,她会翻着看看。但是《论语心得》她从来没有看过,我也不想我写的书就一定要让她看,她应该有她自己爱看的书。她特别喜欢读书,但读得比较庞杂。

  谈名利 不迎不逆 诚意就好

  对于名利,不刻意去追,也不刻意去推,关键要看是不是在生命的坦然里。一生的时光太有限了,不迎,不逆,有诚意就好。

  北京晨报:一般而言,人们所追求的“名利”都应该是“清欢”的敌人,以“清欢”为追求的您,怎么看待名利?

  于丹:“名利”关键要看是不是在生命的坦然里。最初在《百家讲坛》,我并不是经过刻意策划才登上去的,是因为我本来就是中央电视台的顾问,我给他们评节目,他们让我做个样片,结果糊里糊涂的我就上去了。这不是求来的,但它就来了。既然来了,就接受。我的岗位在大学,我家里面有妈妈和孩子,当它过去以后,我还要以这些为重。对于“名利”,我喜欢四个字叫做“不迎、不逆”,我不刻意去追,也不刻意去推。一生的时光太有限了,不迎,不逆,有诚意就好。

  北京晨报:目前的图书市场上,心灵鸡汤、人生讲义一类的东西非常多,您这本新书也是谈人生的,那么您最想告诉读者的又是什么呢?

  于丹:其实,我没有什么特别想告诉大家的,这些只是我成长过程中的一点点随笔。林语堂先生写《苏东坡传》的第一句话,“我写这本书,只是喜欢而已,没有什么特别的目的”,我很喜欢他这句话。

  晨报记者 韩英楠

  记者手记

  这一份让人

  温暖的清欢

  年届天命,回眸五十载人生,于丹道出了自己对于“清欢”的心得。就像于丹自己所说的那样,绚烂至极而归于平淡,一场专访下来,在记者眼里,她的内心似乎又回到了初心满怀的少女时代。在接受采访间隙,于丹时而补补妆,时而照照镜子,没有半点那种人已过半百的意思。而她身上散发出的那种独特的新时代女性的干练劲儿,也让人感觉很舒服。

  于丹谈话的逻辑性很强,且出口能成章,总是按部就班不急不缓地回答着记者提出的每一个问题,言语之间层层递进,答案似乎早已水到渠成。记者事先准备的最后一个问题是有关于丹本人如何看待“名利”二字,但一路聊来,还没到把这个问题提出的时候,记者似乎就已经从她的言谈话语间体会到了她所谓的那种“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也是在这些言谈话语间,记者可以看出,于丹很是疼爱她的孩子,每每提及,从表情、神态到语速,都会有一些微妙的变化。这种母性慈爱的自然表露,自是可堪“人间有味”。

  当天,于丹随身带了一个粉红色的保温瓶,里面装的是从家里灌好的白开水,在谈话间隙,她会用保温瓶盖子当杯子,自己倒出水来喝。几次三番,旁边的服务人员有些看不过去了,便主动替她倒水,于丹便一定要停顿下来,亲手从服务人员手里接过水杯来,再说声谢谢。“人间有味是清欢”,在于丹这些不经意的温暖细节里,也该满满都是那份难得的清欢吧。

  韩英楠

来源:中国新闻网编辑:penghui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最新评论
文化资讯百家争鸣当代作家文化创新文化发展千年文化国际交流民族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