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网首页
新闻 影像 文化 历史 教育 健康 旅游 书画 诚信 品牌 装饰 科技 华人 军事 美食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化频道 > 文化资讯>正文

“顿河剧组”乘“肖洛霍夫号”来了

2019-08-22 17:31来源:北京晚报浏览:

  “顿河剧组”乘“肖洛霍夫号”来了

  8月23日、25日,来自俄罗斯圣彼得堡马斯特卡雅剧院的8小时超长大戏《静静的顿河》,将在天桥剧场上演。昨天,该剧导演格里高利·科兹洛夫带领着剧组全体演员来到菊隐剧场,同中国俄罗斯文学研究会会长刘文飞教授以及热情的中国观众一起,进行了一场有关《静静的顿河》舞台创作的交流座谈会,透露了该剧台前幕后不少创作经历和趣闻。

  24小时删减成8小时,全是精华

  据格里高利·科兹洛夫导演介绍,今年是“俄罗斯文学年”,因此俄航的一些飞机会以俄罗斯文学大家命名,而非常巧合的是,他们从俄罗斯来北京乘坐的飞机正好就是以《静静的顿河》作者命名的“米哈伊尔·肖洛霍夫号”航班,这让整个剧组都觉得特别开心和幸运。

  肖洛霍夫及《静静的顿河》在中国也有着很高的声誉和地位。据俄罗斯文学专家刘文飞教授估算,截止到现在,《静静的顿河》在中国一共出了至少五种译本,总发行量超过200万册,这对于一本150万字的巨著来说,是非常可观的数字。刘文飞教授表示,《静静的顿河》的原著作者肖洛霍夫在中国曾经到了家喻户晓的地步,特别有名气和影响力。他接着分享了肖洛霍夫和《静静的顿河》被引入到中国的渊源:“肖洛霍夫二十几岁就写下了《静静的顿河》,而在他刚刚写作的时候,他的作品就被介绍到中国来,而且中国第一个注意到他创作的人是鲁迅,所以他是非常幸运的。当时肖洛霍夫的《静静的顿河》在俄国一个叫《十月》的杂志上连载,鲁迅看到了这个杂志,虽然他不懂俄文,但他意识到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作品,就请了一个朋友把这个作品翻译成中文。鲁迅后来编了一本书,就把《静静的顿河》列到他这个书里面,所以中国真正的肖洛霍夫发现者实际上是鲁迅。”

  格里高利·科兹洛夫导演本人对《静静的顿河》也充满了感情,他说从小就在爷爷的家中看到这本厚厚的著作,充满了好奇,自己读过之后也非常喜欢。而且排演《静静的顿河》的过程,虽然非常复杂和艰难,但对他来说“充满了享受”。而且这部大戏虽然长达8个小时,但最开始其实排演了24个小时,最终删减成了四幕8个小时,因此目前给大家看到的全都是最精华的部分。剧中人物关系虽然很复杂,但他相信观众都能看懂,因为每个人都带着自己的人生体验来看戏,所以都能看得懂剧中人的命运和情感。

  演员大多都是90后的“老演员”

  这次来中国演出《静静的顿河》的剧团,是由格里高利·科兹洛夫导演创建并担任艺术总监的圣彼得堡马斯特卡雅剧院。这个剧院有十年的历史,剧院中的所有演员,都是格里高利·科兹洛夫导演在圣彼得堡国立戏剧艺术学院教授的学生,平均年龄不过28岁,所以这个剧院就像是一个大师班。

  在这十年中,格里高利·科兹洛夫导演培养了不少年轻演员,带领他们排演了不少经典作品。例如这次演出《静静的顿河》的演员,就基本上都是一个班的同学,他们从大学一年级开始就做一些片段性小品训练,表演功底非常扎实,五年级毕业时创作演出了三部毕业大戏:《静静的顿河》《卡拉马佐夫兄弟》和《图兰朵》。这些学生毕业之后都留在了剧院里,继续跟随着他们的恩师导演排演一部又一部新戏。

  很多中国观众都不知道,这些在舞台上演出8小时大戏的演员们,其实基本全都是80后、90后演员,最大的不过34岁,最小的才29岁。在《静静的顿河》中扮演男主角格里高利·梅列霍夫的青年演员安东·莫莫特和扮演他父亲潘杰列伊的德米特里·别良金等人,都是1990年出生的同班同学,但他们都已经演了6年《静静的顿河》了。2013年他们首次演出该剧的时候,就获得了业内极高肯定。他们曾经历过堪称“圣戏魔鬼训练班”的科兹洛夫表导演班一天15小时的超强度训练以及演出前连续26小时的戏剧联排。因此,以他们的充沛体力和专业程度,演出两场8小时的话剧游刃有余。

  在这些年轻演员心目中,格里高利·科兹洛夫导演作为他们的恩师和导演,是他们最尊重的人。昨晚的座谈活动上,一位中国观众提议男主角安东模仿一下导演,安东立刻惟妙惟肖地模仿起了格里高利·科兹洛夫导演平时说话的样子,逗得大家捧腹大笑。剧组演员们还分享了很多《静静的顿河》多年演出中遇到的种种趣事,包括曾经有过道具军刀脱手,导致砸到对手戏演员甚至台下观众的惊险往事。这些年轻演员们既是同学,又是同事,他们在共同学习、排戏的过程中,也建立起了深厚的情感,其中有一些人还在“激情澎湃的顿河”中产生了爱情,成为了眷属,更让剧院有着家的氛围。

  这些演员表示,他们最开始排演《静静的顿河》时才十七八岁,对于原著中的时代和故事也觉得非常久远,所以他们在导演的带领下,一开始先尝试着去理解能够理解的东西,而不能理解的部分,随着排练和演出的过程渐渐理解。导演带领着他们跟真正的哥萨克民族交流,学习舞蹈和音乐,从中还学到很多生活方式。而且每一次演出,演员们都会发现新的东西,还在不断进步和成长。而最重要的是,“不管故事背景有多么复杂,时代有多么久远,我们关心的是人物之间的关系是不是真正发生了,是不是真正人的故事?其实每个时代的人都是一样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都是共通的,他们会爱、会恨、会生、会死,在今天都可以找到共同点。所以那个时代对于我们并不遥远,就是我们自己。”

  本报记者王润

来源:北京晚报编辑:penghui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最新评论
文化资讯百家争鸣当代作家文化创新文化发展千年文化国际交流民族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