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网首页
新闻 影像 文化 历史 教育 健康 旅游 书画 诚信 品牌 装饰 科技 华人 军事 美食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旅游频道 > 旅游动态>正文

古镇游“千镇一面”:商业开发过度 宰客现象多

2015-10-30 10:26来源:人民日报浏览:

   到原生态的古老小镇观光度假,是现今休闲旅游的新热点之一。《关于进一步促进旅游投资和消费的若干意见》提出,要大力发展特色旅游城镇,让游客看得见山、记得住乡愁、留得住乡情。然而,国内有的古镇地处偏远、交通不便,有的古镇过度开发,商业气息太浓,还有的古镇宰客欺客现象频频发生。回到古镇,找寻那一抹浓浓的乡愁,实在是很不容易。

  交通不便,翻修困难——

  找寻“古”味不容易

  “日落炊烟袅袅,顽童三三两两……我更向往这样纯天然的古镇,带着浓浓的乡愁。”北京一家证券公司分析师陆艳华说,“回到原生态的古镇旅游,回归质朴,感受纯真,是很多游客的愿望。”

  可是,能保持原生态的古镇,多数地处偏远、交通不便,旅游基础设施配套不完善。陆艳华曾去过广西一些古镇旅游,“通往古镇的小路坑坑洼洼,住宿的小旅馆感觉很久没更换床单,有些村落里连公厕也找不着。”

  “许多人去古村古镇旅游,是想感受传统生活方式的氛围,追寻古老的生活场景。”北京旅游学会副秘书长刘思敏说,古村古镇因为远离闹市,保存了独特的地域特色,但往往也因此而使得旅游配套设施不够完备。

  被誉为“中国最美乡村”的婺源,近几年游客越来越多,对古镇基础设施的接待能力提出了新挑战。今年春天,北京大学医学部学生刘欣与朋友们相约在油菜花盛开的季节去婺源晓起古镇。“马头墙、小青瓦掩映在田园风光之中,很美。但晚上全镇停电,我们住在老宅子里,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说起古镇大停电的遭遇,刘欣依然记忆犹新。

  更让人担心的是,古镇基础设施本就老旧,加之建筑越来越密,维护不到位,有很大的火灾隐患。丽江束河古镇、香格里拉独克宗古城、贵州永兴古镇等一些古镇都发生过火灾,不仅危及居民和游客的生命财产安全,也给具有历史价值的古建筑造成损害。

  提升基础设施水平,就需要翻修古镇。这是一项复杂的工程,留住“古”味不容易。

  曾为广西四大古镇之一的怀远镇地处宜州市西北,自唐代至今已有1300年的历史。该镇房屋多为木板骑楼结构,设有楼阁走廊,飞檐高脊,颇具特色。然而随着时间流逝,骑楼上的青瓦开始漏水,木头也慢慢腐朽。为改善居住条件,近年来,部分骑楼被水泥覆盖了,基本看不见原来的青砖,“虽然整洁舒服了不少,却没了‘古’味。”古镇居民覃樱十分惋惜。

  “无论是在都市还是在古镇生活的人都有现代化的需求,保持原始的建筑风貌和古老的生活方式不容易。”刘思敏说,还有一些古镇,缺乏整体规划,一些商家兴建洋楼别墅,破坏了古镇的原始风貌。

  “保护好古村落,才能找得到乡愁。”广东省梅州市南口镇镇长吕瑜泉说,南口镇是知名的侨乡,拥有数量最多、密度最大、保存最完整的侨乡村围龙屋,有500多年的历史,同样面临着现代基础设施建设与客家古建筑保护两者关系如何平衡的难题。“用传统工艺保持古镇原始风貌,虽然成本高、费工夫,但更具特色、更有价值。为了让游客找得到乡愁,成本再高也要‘修旧如旧’。”

  商业开发过度,街道成了卖场——

  千镇一面没特色

  “很多古城到处都是店铺、广告、招揽生意的人,这些古城显得拥挤而浮躁。”陆艳华说,“前段时间去唐山滦州古镇旅游,商贩兜售着各地特产,有西藏绿松石、俄罗斯套娃、缅甸玉器……天南海北的都有,就是没什么当地特色。”

  “过去多是因商设镇,所以古镇有商业化因素是正常的。但现在,如果一个古镇绝大多数空间都用来向游客卖东西,那就是过度商业化了。”中国旅游研究院院长戴斌说,“如果把古镇街道当成了大卖场就属于过度开发了,人们买东西没必要一定到古镇去,而且游客来古镇旅游不是为了观赏商铺。”

  “面对商业利益一拥而上,用现代化工业化的方式建设、开发古镇,就容易形成千镇一面、旅游产品单一的局面。”刘思敏说。

  陆艳华说:“唐山的滦州古镇,部分建筑因地震毁坏了,在原址上重建的房屋都是按丽江风格造的,遍地仿古的新建筑怎称得上古镇?”

  现在很多古镇游体验过于单一,多是白天逛街购物,晚上坐坐酒吧。“刚到古镇时觉得挺新鲜,逛了一圈就觉得视觉疲劳了。”刘欣说。

  古镇开发只有留住“古”味,才有吸引人的韵味。

  在大理喜洲古镇一家酒店工作的杨女士说:“很多游客选择入住我们酒店,就是相中了我们古色古香的建筑。”这家酒店是由一座1947年建造的白族特色古建筑改造而成,酒店不仅保持了原貌,而且舍得投入资金做后期保护。

  如何避免古镇开发过度商业化、千篇一律?

  刘思敏建议,政府可考虑将有价值的传统村落,像国外小镇那样进行内部功能改造,让古镇兼具现代化功能与传统外观,让古镇游更舒适也更出彩。

  他介绍,浙江乌镇在原址上打造了一个古镇主题公园,在完整构建江南水乡风貌的同时,还把现代的度假设施融合进去,既有五星级酒店、会馆,也有个性民宿,成为集观光、休闲、商务为一体的体验型景区,为古镇旅游发展提供了新的思路。

  旅行“风险”大,宰客现象多——

  遭遇陷阱很无奈

  刘欣去浙江某古镇游玩时,有人说可以带她进入古镇,只收取门票的半价作为劳务费。“后来发现古镇里的一些祠堂还要验票,幸亏没有‘逃票’,要不然在祠堂还要补票,算下来更不划算。”刘欣说。

  和很多景区一样,古镇游市场也面临秩序乱、“陷阱”多等问题,宰客现象不少。戴斌认为,解决这一问题要从两个方面着手。首先是增加本地的消费量,如果缺乏本地人的市场需求,短期爆发消费量的时候,一定会抬高价格,对旅游者进行欺诈。其次是利用信息技术,让信息透明化、对等化,能够抑制不良商家的“宰客冲动”。

  在规范市场秩序与保护古镇形态方面,政府的力量不可或缺。但在旅游开发、市场运作方面,企业更具有敏感性,二者形成合力才能让古镇游更规范。

  单纯依靠政府开发古镇,很容易使旅游开发成为政绩工程,未必能准确捕捉到市场需求。戴斌说:“某古镇投资了几百亿元建好后,一直游客稀少。旅游是个民生事业,不能像抓工业一样来抓旅游。在研究产品供给的时候,要把旅游需求放在首要位置,把游客权益作为重中之重维护好,提升旅游体验。”

  “进入商业领域,任何政府和专家学者都无法像商业机构一般睿智,因为商业机构对于投资回报更敏感。” 戴斌说。

  皖南古镇宏村、西递风格相近,但宏村旅游是由企业开发经营,西递则主要由村委会管理。“感觉政府管理得没有企业好,去西递旅游时在村口等了20分钟导游才过来,本来说好5个人配一位导游,最后成了20多人的大团队。”北京某高校旅游管理系教师梁海说。

  梅州市南口镇将麓湖山文化产业园交由企业开发建设,景区内除了生态景观,还开发了四星级会所酒店、度假木屋、高尔夫球场、环湖自行车和儿童游乐场等项目,为游客提供了更多体验。

  古镇游可以将自然风光与历史文化有机结合,具有广阔的市场前景。“我国大众旅游正从初级阶段向中高级阶段发展,特色旅游城镇发展的空间还很大,当前处于发展初期,一定要找准方向,有序发展,满足游客需求,维护游客权益。”戴斌说。

  延伸阅读

  保护古镇,国外有啥办法?

  法国:

  1981年创设“最美乡村”品牌,至今已有157个古镇被列为法国文化遗产保护范围,启动拯救和修复古镇计划,在完整保存村落原貌和淳朴的原生态乡村特征的基础上,营造符合休闲和生态要求的旅游环境。有着1000多年历史的古镇贝弗龙是“最美乡村”之一。为保持原生态,贝弗龙严格控制商业用房的开发数量。镇上只有一家面包店、一家小超市和为数不多的几家咖啡馆与餐馆。虽然生活不太方便,但保护与开发的平衡发展为贝弗龙提供了生机,也给村民带来了实惠。

  英国:

  在英国,古城古镇保护的概念深入人心。英国19世纪兴起了历史文化遗产立法运动。自此之后,《古迹保护法令》《城市规划法令》《古建筑及古迹法令》《地方政府古建筑法令》等多部专门的法律法规相继出台。根据这些法律规定,凡是1840年前的建筑物,都要加以保护,不得更改外观。

  德国:

  保护、修复甚至重建古城和古代建筑很少引发德国公众大讨论。二战后,德国人力求按照原样修复或重建历史建筑,由此形成的老建筑完全可以“以假乱真”。为保护和修复古建筑包括古镇,德国政府积极采取措施吸引投资者参与,同时通过立法约束确保古建筑保护到位。

  奥地利:

  古建筑群保护首先指的是外部景观。新建筑借助建筑艺术质量,融入城市建筑群中,是古城保护的首要目标。奥地利政府制定了多个老城保护的法律法规,明确任何城市建设都不能损害一些特定的古老建筑。在被誉为“最美湖畔小镇”的哈尔施塔特,除了救护、消防、警察等特殊车辆外,其他汽车没有特批不允许驶入小镇。

  (尚 文整理)

  这些村镇,您不妨去看看

  除乌镇、丽江、凤凰这些耳熟能详的古镇外,我国还有很多不被大众所熟知的美丽古镇。以下是中国国家地理杂志评选出的一些最美古镇古村,您不妨去走一走。

  贵州凯里肇兴侗寨:

  黔东南是我国苗、侗少数民族文化的最大汇集地区,而肇兴侗寨被称为“侗乡第一寨”。寨子四面环山,建于山中盆地。沿河而建的干栏式吊脚楼,全部用杉木建造,屋顶覆盖小青瓦,错落有致,有别具特色的民族风情。

  四川甘孜丹巴藏寨:

  在丹巴藏寨可以感受神秘的藏地风情,体会藏式民居的魅力,几百幢民居依山就势,融于自然环境中,体现了天人合一的理念。藏寨建筑绘上艳丽的图案,到了秋季,配上一串晾晒的玉米,更是给人一种浓郁的乡土风情。

  新疆喀纳斯湖畔图瓦村:

  图瓦村位于喀纳斯湖南岸2—3公里处的喀纳斯河谷地带,周围山清水秀,环境优美。图瓦村是布尔津县前往喀纳斯湖旅游的必经之路,海拔1390米。古朴的原始小村像喀纳斯湖一样充满神秘色彩,与喀纳斯湖遥相辉映,融为一体,构成喀纳斯景区独具魅力的人文景观和民族风情。

  云南红河县大羊街乡哈尼村落:

  大羊街乡是哈尼族奕车人的主要集居地,也是奕车文化的发祥地。哈尼族梯田闻名于世,它是哈尼族文化与大自然巧妙结合的产物。宁静祥和的哈尼村落,坐落在美丽的田园之中,如同仙境一般。

  云南腾冲和顺古镇:

  和顺的传统民居多达1000多座,其中清代民居有100多座,被誉为中国古代建筑的活化石,古朴典雅的祠堂、牌坊、月台、亭阁、石栏比比皆是。和顺古镇静谧幽远,一泓碧水绕古镇而过,还有古树、拱桥……这里的风光如诗如画。

  (叶剑霞整理)

来源:人民日报编辑:penghui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