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网首页
新闻 影像 文化 历史 教育 健康 旅游 书画 诚信 品牌 装饰 科技 华人 军事 美食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频道 > 历史专题>正文

中宣部原副部长:文革“造神愚民”没有思想自由

2014-03-28 15:50来源:中国青年报浏览:

  核心提示:“文革”不是也不可能是任何意义上的革命或社会进步。“文革”的极左年代“造神愚民”,根本没有思想自由,也不允许每个人思想,人们只能有一种思维,一种语言,一种表述,而且连顺序都不能改变。  

  
本文摘自:《中国青年报》2014年03月24日02版,作者:聂北茵,原题为:《改革再出发,思想仍需再解放》

 

  编者按:王大明,194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北平市高等工业学校党支部书记、中共北平市青委东南区委书记。建国后,历任青年团北京市委第五区工委书记、团市委宣传部副部长,中共北京市委研究室副组长、政策研究室组长,北京市化工局办公室主任、副局长,北京市经委副主任、主任,中共北京市委工业部部长、宣传部部长,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北京市第七届政协副主席。1998年3月任九届全国政协常委、社会和法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四卷本《王大明文集》日前由北京出版社出版,文集收入了这位中国改革开放亲历者多年的思考成果——改革开放初期,担任北京市经委副主任的他,提出领导班子要用“明白人”;履新北京市委宣传部部长,他倡导宣传思想工作要“转轨变型”;退居二线后,在全国政协会议上,他呼吁要关注“弱势群体”;2012年他撰文:《做公平正义的拥护者和实践者》。

  这位一直被外界称为“思想解放”、有“独到见解”的实干家,经历了中国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变革的全过程,在退下来的10年里,他的思考依然没有停滞。作为小平同志多年的桥牌牌友,王大明说,邓小平理论的精髓就是解放思想,今天改革再出发,思想仍需再解放。

  近日,《思想者》专程采访了这位85岁的思想者。

  社会主义的本质一定要搞清楚

  《思想者》:李克强总理在本届政府工作报告中谈到深化改革时说,要向深化改革要动力。当前改革已进入攻坚期和深水区,必须冲破思想观念的束缚。您怎么看这个话题?今天,我们最应该冲破的观念束缚是什么?

  王大明:我认为,社会主义本质的问题一定要搞清楚。社会主义的本质,是社会主义的核心问题,也是全面深化改革的核心问题,更是打破思想禁锢的核心问题。然而,直到今天,一些人的观念里仍然不清楚什么是社会主义的本质。比如,有些人老觉得国有企业比民营企业“正宗”,公有制经济比非公经济地位高,只有国有、公有才叫社会主义。

  《思想者》:这个问题应该怎么看呢?

  王大明:1992年,小平同志针对多年来离开生产力抽象地谈论社会主义,把许多束缚生产力发展的、并不具有社会主义本质属性的东西,当作“社会主义的原则”加以固守,把有利于生产力发展的东西当作资本主义加以反对的教训,提出了两条:一是社会主义的本质就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二是最终达到共同富裕。

  其实,道理并不复杂:什么样的形式、体制适合生产力发展,促进生产力发展,就用什么形式、体制,你是什么样的生产力水平,就决定了你处在什么样的发展阶段。

  《思想者》:所以,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说,“公有制经济和非公有制经济都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都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基础。”

  王大明:是啊。可是现在我们一些部门、一些同志总喜欢还把非公经济看作是补充,不能平等对待民营企业,根子就是搞不清社会主义的本质。我记得上世纪50年代,搞“三大改造”,把修鞋的商户都改造了。原先人们上街修鞋,随便走到一个修鞋摊,把脚一伸,很快就修了,又便宜又方便。后来弄成合作社了,要修鞋先登记,分门别类送到车间,修完再收上来,一折腾好几天,反而没效率。

  所以,社会主义的本质不是形式主义,多种所有制共存,才能真正推动生产力的发展,生产力发展了,真正改善了人们的生活,这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

  必须走出“文革”思维

  《思想者》:其实,把公有经济和非公经济排成老大老二这种思维定式就是“姓资姓社”说法的延伸。按说,思想解放我们搞了这么多年,可是“姓资姓社”的思维惯性为什么这么根深蒂固呢?

  王大明:小平同志的一个最大功劳是开启了中国的思想大解放。我觉得你说的这种现象证明我们现在思想解放的力度还不够啊。从根子上说,这更与我们对“文革”思维的清算不够有关。

  “文革”10年,给我们民族造成的思想束缚是不应低估的。对“文革”思维的危害不应该淡化,你淡化,左的东西、平均主义的东西就会抬头。在极左的年代,人们总认为,左比右好,左才是革命的,所以,今天“宁左勿右”这一套才会打而不倒。

  《思想者》:能不能这么说:只有彻底清算“文革”思维,我们的思想才能真正解放?

  王大明:我同意你的说法。“文革”不是也不可能是任何意义上的革命或社会进步。“文革”的极左年代“造神愚民”,根本没有思想自由,也不允许每个人思想,人们只能有一种思维,一种语言,一种表述,而且连顺序都不能改变。这种思想僵化的状态下何谈民主,何谈平等,何谈尊严,何谈创新……人才怎么可能涌现?社会还能发展吗?

  小平同志在1987年总结历史经验时语重心长地指出:“几十年的‘左’已经形成了一种习惯势力。”“我们既有‘左’的干扰,也有右的干扰,但最大的危险还是‘左’。习惯了,人们的思想不容易改变。”

  所以,今天无论是发展生产力,还是解放生产力,都必须走出“文革”思维。

  公平正义不是平均主义

  《思想者》:在您的文集里,我们看到,2012年您就著文《做公平正义的拥护者和实践者》。可是今天也有一种说法,现在倡导公平正义,是不是又要回到平均主义呢?

  王大明:当然不是。人们发现今天的改革与1978年、1992年不一样了,那时候的保守势力认为改革是姓“资”不姓“社”。今天没有人公开反对改革了,可是改革却好像走不动了。我觉得动力不足的原因是没有找到一个共同认可、超越利益的目标。

  党的十八大报告有一条一以贯之的红线就是“社会公平正义”,这就是改革再出发新的突破口,使利益各方最大限度达成共识。

  所谓公平正义,十八大提出“权利公平”、“机会公平”和“规则公平”这三大理念。这意味着,我们党既强调发展成果惠及人民,这是讲民生;也强调公平正义保障人的尊严,这是讲民权。所以,实现公平正义,是实践,是制度设计,更有价值理想,这是改革再出发的目标。说得更直白一点,就是我们不仅讲发展,还要讲公平发展;不仅讲维稳,还要讲维权;不仅讲民生,还要讲民主。

  公平、正义、民主、自由等思想,也是我们这些老同志、老一代共产党员当年参加革命的终极追求。

  而我们曾经流行的“大锅饭”、平均主义,那是貌似公平,恰恰对努力工作的人不公平,而且形成了养懒汉的一个低效率导向,那是违背社会生产力发展规律的,所以必须铲除。

  我们今天倡导的公平正义不是平均主义,我们走共同富裕的路也不是平均主义。

  《思想者》:谢谢。

来源:中国青年报编辑:wwh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最新评论
历史专题 炎黄春秋 华夏文明 历史人物 野史轶闻 历史文物图展 文明透视 历史探秘 千年古县 考古发现 时空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