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网首页
新闻 影像 文化 历史 教育 健康 旅游 书画 诚信 品牌 装饰 科技 华人 军事 美食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频道 > 历史专题>正文

王明忆27年苏联拨5万美元欲帮中共建军15万

2014-03-28 15:48来源:老年生活报浏览:

  核心提示:二是办工农干部政治军事训练班,时间为三至六个月,人数为三至五千人,培养从班级到连级的干部,准备成立三个军(15万人),由叶挺等各兼一个军的军长,实则是作组织工农红军的打算,真正地武装工农,并带来五万美元作开办费。  

本文摘自:《老年生活报》2014年3月26日13版,作者:郭德宏,原题为:《新编《王明年谱》:陈独秀不同意武装工农》

  最近由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的新编《王明年谱》,出现了一些新材料、新看点,现摘编如下:

  陈独秀不同意武装工农

  1927年3月米夫率领联共中央宣传鼓动部工作组到中国,关于他们的任务,据王明说主要有两个:一是帮助中共中央出版日报;二是办工农干部政治军事训练班,时间为三至六个月,人数为三至五千人,培养从班级到连级的干部,准备成立三个军(15万人),由叶挺等各兼一个军的军长,实则是作组织工农红军的打算,真正地武装工农,并带来五万美元作开办费。蔡和森、瞿秋白、张国焘等人都对此表示支持,但由于陈独秀不同意,他们的任务没有完成。如果真像王明说的那样,当时马上举办工农干部政治军事训练班,并马上扩军,这对于挽救大革命的失败和土地革命战争的兴起,是会起到重要作用的。

  杜月笙也没能救出向忠发

  王明说向忠发被捕是由他家的女工小娘姨向敌人提供的线索。他被捕后,中共中央曾决定立即送五万元银行存折给杨度,让他去找杜月笙设法营救。但是两小时后,杨度就把五万元存折退回来了,说杜月笙也没办法,因为捕向的人是南京直接派来的。向忠发被捕后立即叛变,把周恩来、王明和博古住的地方都告诉了敌人,并带敌人去捉人。幸而他们都搬了家,未遭逮捕。不料他还记得中央材料科的地方,结果,该科工作人员张月霞同志及其丈夫(可能还有个小孩)被捉去了。但是,由于蒋介石觉得向忠发利用价值不大,很快就把他枪决了。

  1931年王明何以去莫斯科

  关于王明到莫斯科担任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的问题。过去很多著作都说是王明被白色恐怖吓破了胆,自己提出到莫斯科去。但据王明说,他这次到莫斯科,主要是因为顾顺章、向忠发被捕叛变后敌人加紧了对中共中央领导人的搜捕,使中共中央领导人无法开展工作。他们虽然时常搬家,但仍然随时可能发生危险。于是,共产国际远东局报告国际,共产国际决定调周恩来和王明一起去莫斯科,半年后再回上海。他们因工作无人负责,不愿离开。但国际不同意,屡电催他们早日离开,并派人来布置到莫斯科去的交通。临行前,周恩来改变了计划,说他不愿去莫斯科,因为他不久前(1930年秋)才从莫斯科回来,他愿以中央军委主席的资格去中央苏区视察军事。于是,王明就于1931年10月18日启程赴莫。

  卢福坦曾坚持当主席

  关于临时中央政治局的成立和博古负总责问题。过去很多著作都说,临时中央政治局的成立和由博古负总责,都是由王明指定的。但据王明说,成立临时中央政治局,是由共产国际远东局决定,请国际领导批准的,并不是他提议的。当时临时中央政治局成员共有五人,即平时已参加处理日常工作的博古、陈云、洛甫、康生四人,加上原中央政治局委员、在全国总工会工作的卢福坦。在周恩来和王明离开上海前,曾开过一次临时中央政治局会,解决临时中央政治局开会时谁当主席的问题。因为卢福坦坚持要由他一人当主席,而他的工作能力不够(他基本上是个文盲)。当时周恩来和王明说明:临时中央政治局开会时应轮流当主席。开始一个时期,临时中央政治局开会就是五人轮流当主席,以后才逐渐地由博古自己一人做起主席来,不再轮流了。因为卢福坦自知不行,不再闹了。洛甫没有参加反立三路线的斗争,陈云、康生自觉政治上不强,而博古在反立三路线斗争中站在第二位,所以谁也不和他争了。

  周恩来和王明曾合办《南针》

  周恩来与王明曾一起编辑《南针》杂志。据王明回忆说:1931年9月共产国际一再催促他们去莫斯科后,他们觉得工作这样忙,哪能离开?于是两人商量:既不能出去活动,就在家里合编刊物好了,于是出了一个小型指导刊物,名叫《南针》。王明用韶玉等笔名,周恩来用苏广等笔名写文章,帮助干部了解党的政策方针和领导群众运动的工作方法。可惜因为他们相继离开上海,《南针》只出了几期就停刊了。(几期《南针》在共产国际都有)

  王明确实曾经两次汞中毒

  关于王明两次中毒的问题。在《中共五十年》一书中,王明一再说在延安时毛泽东曾派人毒害他。国内学者都认为这是他对毛泽东的污蔑。根据傅连賞等医生1943年写的《对于王明同志病过去诊断与治疗的总结》、《关于一九四八年六月王明同志中毒的证件》等材料来看,王明确实在1941年9月至1943年6月于延安汞中毒,并严重损害了他的健康;1948年6月又因护士拿错药在河北省平山县朱豪医院再次中毒。虽然这两次中毒都是医疗事故,但中毒现象确实是存在的,并不是他的编造。 郭德宏

来源:老年生活报编辑:wwh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最新评论
历史专题 炎黄春秋 华夏文明 历史人物 野史轶闻 历史文物图展 文明透视 历史探秘 千年古县 考古发现 时空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