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网首页
新闻 影像 文化 历史 教育 健康 旅游 书画 诚信 品牌 装饰 科技 华人 军事 美食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频道 > 历史专题>正文

茅盾不愿提及的情史:同居的革命女青年为其打胎2次

2013-09-17 17:09来源:未知浏览:

  核心提示:根据秦德君的描述,她和茅盾在一起日子里,两度打胎,并且1930年共同回上海的时候,他们还曾一起去拜会过鲁迅先生。在上海,他们一起生活了四个月,住在杨贤江家的三层楼上。可在茅盾的自传中,我们却找不到这段经历。

  

点击进入下一页

 

  本文摘自:《新快报》2011年1月6日B13版,作者:伊北,原题为:《传奇女子秦德君》

  如果让我列出一个民国女性传奇人物排行榜,秦德君一定跻身前三———她不仅集美貌、激情、浪漫、技能、忠诚之大成,而且,生命力特别顽强,多次涉险而过,最终行至高寿,笑看风云,牢牢把握自我历史的解释权。更离奇是,秦德君一生的每次转折,都与中国现代历史的关键人物息息相关……

  1.剪发,踏上了时代的潮头

  动荡时代需要叛逆之女。秦德君生逢其时,每每赶上革命的关键时刻。1919年,年仅十四岁的秦德君,便是当时四川第一个剪发的女子。要知道,在上世纪初的四川,女子剪发,还是冒天下之大不韪的壮举。四川军阀刘存厚就曾贴布告严禁妇女剪发,如敢故违,不仅处罚妇女还要连坐家长。而秦德君则毅然剪去青丝,冲破封建旧习俗的关口,就此踏上了时代的潮头。

  她给北大校长蔡元培写信,要求进北大读书。蔡元培回信说:女子实业学校学生,恐怕未必合格。这封信被学校当局查获,当即便把秦德君开除。那时北大已经开始少量招收女生,秦德君的被拒绝,或许的确是因为她的文化知识储备有限,可蔡校长的一封回信,还是让百年之后的我们有些感动,他是每信必复吗,即便是边远地区的女生来信,也能引起他的重视,丝毫没有官僚做派。

  与北大无缘的秦德君在吴玉章帮助下,女扮男装从成都逃到重庆,一鼓作气,她在重庆见到了陈愚生、在武汉见到了恽代英、在上海见到邓中夏、在北平见到李大钊和高君宇,并在北平做了李大钊的勤务员。在秦德君的出走之路上,她所遇见的领路人,个个都是马克思主义的宣传者———后来中国革命的重要人物,在这样的环境里耳濡目染,秦德君的精彩,顺理成章。

  2.用情至深的穆济波

  革命女性秦德君和文学大师茅盾的一段交往,是秦德君晚年自传中颇引人注目的一章。秦德君对于茅盾的生活和创作的指证,让人们看到一个多面的茅盾。值得玩味的是,茅盾在晚年自传《我走过的道路》中,却只字未提他和秦德君在日本的一段生活。

  即便如此,这段生活的真实性,想必已经没有什么争议。《胡风回忆录》的开篇就是“偶遇秦德君”:我是1929年9月和同学朱企霞一起去东京的。上船后遇见了秦德君,她是我在南京上中学时的教员穆济波的夫人,当时见过。1927年大革命时在武昌,我在他们夫妇租住的房子里借住过,1927年底到1928年初又同在南昌。在船上见到后,知道她已离开穆,这时和茅盾在京都同居。她这次回国是为茅盾讨版税,看朋友……船到长崎暂停时,茅盾从京都坐火车赶来上船接她。他们坐在甲板上谈话,我上甲板时遇见了,只是彼此望见点了点头,我没有上前去,也就没有谈话。好像是茅盾把她接上岸坐火车回京都去了。

  这段话中,胡风在有意无意之中,以第三人的身份,以书面的形式,左证了茅盾先生和秦德君女士的交往,并且他还点出,在此之前,秦德君曾经和穆济波在一起。

  穆济波何许人也?当年,吴玉章曾帮助秦德君从成都坐船去重庆找陈愚生。陈愚生是《新蜀报》的创始人,穆济波当时是《新蜀报》的编辑。

  穆济波对秦德君可谓痴心。北平、上海、泸州、南京,秦德君的革命路上,穆济波如影随形。1922年,秦德君在杨杏佛和邓中夏的帮助下,考入东南大学体育系,穆济波则在东南大学附中教书,胡风正是在这个时候,认识了穆济波和秦德君。

  秦德君晚年曾说自己对于所爱的人太过于轻信,那么对于不爱的人呢,她可能又太过绝情。穆济波对秦德君,天涯海角一路追过去,用情至深,更何况,他们还曾经有过两个孩子。可秦德君最终都没有被穆济波感动,我们只能说这位报纸编辑、中学教员穆济波,不是她理想中的爱人。

  3.与刘伯坚“秘密在一起”

  1925年冬,邓中夏代表党组织派秦德君去西安,以教书做掩护,继续为党秘密工作,穆济波带着孩子追到西安,在中山学院当老师。刘伯坚的到来,让秦德君下定决心离开穆济波。

  刘伯坚是早期共产党员,曾赴法留学,长期从事革命工作(1935年被敌人杀害),他与秦德君在成都学潮时期就已经相识。1926年春天,北洋军阀吴佩孚指令刘镇华率12万大军包围西安。刘伯坚、邓小平、陈家珍等红色青年自莫斯科回国,帮助冯玉祥整顿西北军,9月在五原誓师,打出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的“青天白日”大旗,并南下解西安之围。

  这样的重逢,对于刘伯坚和秦德君来说,都太具吸引力,在革命路上,他们成了知己。这年,刘伯坚31岁,还未成婚。女友的介入(据秦德君说此女友非刘伯坚不嫁,否则就要自杀),让秦德君很为难,她考虑到刘伯坚的政治生命,考虑到女友的安危,只能暂时放弃刘伯坚。

  1926年冬天,刘伯坚决定和秦德君秘密在一起。所谓“秘密在一起”,有点类似现在的地下情。革命的征途上,秦德君两度与异性交往,都没能得到满意的结局。传统女性所要求的名分,秦德君不得已而放弃,同居生活,在秦德君未来的生活中,几度出现。

  东征开始,秦刘的爱情生活告一段落,刘伯坚在前线,秦德君率领女子宣传队紧跟其后。1927年春天,秦德君发现自己怀上了刘伯坚的孩子。因怀孕行动不便,郭春涛就来扶秦德君上马,结果马匹受惊狂奔,秦德君坠马,腿摔坏了,不过好在孩子没事。这一场坠马事件,有点像是老天爷为秦德君的人生,埋下的伏笔,从狂奔的马上跌落下来,仍旧母子平安,已经是万幸。更巧合的是,这个扶马的郭春涛,因缘巧合,后来竟成了秦德君的最后一任丈夫。

  革命的队伍开到郑州,冯玉祥去徐州拜会蒋介石,回来之后,冯玉祥便把大批共产党人驱逐出西北军。秦德君和刘伯坚只好乘车去武汉,在武汉,秦刘诀别,刘随周恩来去参加南昌起义,秦则因为腿伤,暂时住在朋友家里。

  4.与茅盾在日本相恋

  八一南昌起义后,秦德君寄住的朋友家搬离武汉,秦德君只能先躲避起来。等到1927年11月,秦德君生完孩子,这才辗转南昌,最后到了南京,住在东南大学哲学院院长汤用彤老师家里。1928年,秦德君把女儿托付给汤用彤夫妇,化名徐航,只身逃往上海,寻找党组织。

  秦德君的这段经历,可谓奇突:革命给了她腿伤,革命中的恋爱,又赋予了她一个小生命,不到23岁,三个孩子,两段恋爱,在遇到茅盾之前,秦德君已然是颇有魅力的革命女性了。茅盾在遇到秦德君之前,曾经写过小说《蚀》三部曲,里面不乏妖娆的革命女性。可那些角色,到底只能算是想象的产物,没有落到实处,秦德君的出现,可谓是对茅盾先生笔下的革命女性,进行了一次拨乱反正。秦德君对茅盾,应该有一定的吸引力。

  秦德君和茅盾,在去日本之前,就已经相识———他们曾在上海平民女校共事过。1928年他们去日本之后相恋,值得人注意的,是他们的心境。当时的秦德君,刚刚经历了一场生死劫难,情感上可能是脆弱的,而茅盾,也同样迷惘———小说《蚀》不为大家接受,大革命的失败也对他在思想有所冲击。他们的相遇,有点相濡以沫的意思。再加上两人在彼此心里,可能都有一种新鲜感,他是标准的文人,常常头上都要喷香水,她则是标准的革命女性,出生入死,年纪不大,却什么都经历过。在远离本土的日本岛上,道德的规范相对薄弱,秦茅相恋,甚至同居,有特定的环境心境,无可厚非。

  根据秦德君的描述,她和茅盾在一起日子里,两度打胎,并且1930年共同回上海的时候,他们还曾一起去拜会过鲁迅先生。在上海,他们一起生活了四个月,住在杨贤江家的三层楼上。可在茅盾的自传中,我们却找不到这段经历。

  此后,茅盾经过考虑,回归家庭。秦德君则回到四川,各自开创人生路,后来在重庆相遇,人事全非,两人再无交集。秦德君和茅盾的感情,因种种缘故,没能有结果。

  5.最后的两任丈夫

  在这里,我们不得不关注这场恋爱结局。作为革命女性的秦德君,在恋爱中,确是被放弃的一个,虽然我们宁愿相信这放弃里,一定有许多不得已。在感情上,即便是秦德君这样一个骑马扬鞭的强悍女子,也没能力挽狂澜。秦德君晚年写回忆录时的愤恨,自然有她的理由,可茅盾也未尝没有苦衷,社会的压力,生活的压力,种种情况堆簇在一起,铸成了历史。据说,茅盾一直保存着他与秦在一起时,他为秦拍的三张照片。

  和茅盾分手,秦德君回到老家,后来,她曾在重庆做过川军统帅刘湘的女参议官。1934年她与刘湘的参谋长王心卫结了婚,四年之后,王病逝,秦德君遇到了郭春涛。

  前面我们提到,秦德君在东征途中曾经坠马,那个扶马人,就是郭春涛。郭春涛曾和周恩来同在法国勤工俭学,关系很好。当时任国民党实业司司长,在帮共产党弄情报,已有妻室。为情所感,她当了他的情人。情人身份,仿佛是秦德君摆不脱的咒语,革命半生,她依旧未能为自己的感情生活正名。直到1943年,秦德君才和郭春涛正式结婚。

  抗战胜利后,党组织派秦德君和郭春涛到上海从事策反国民党海陆空军人的工作,同时利用郭在国民党政府中的职位,搞地下工作。秦德君开始潜伏工作。

  上海解放前夕,秦德君为了掩护郭春涛而被捕,在狱中饱受折磨,被判死刑,幸亏人民解放军及时解放了上海,她才捡回一条命。1950年,郭春涛去世,秦德君和他的婚姻,仅仅走过了七个年头。

来源:未知作者:wwh责任编辑:wwh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最新评论
历史专题 炎黄春秋 华夏文明 历史人物 野史轶闻 历史文物图展 文明透视 历史探秘 千年古县 考古发现 时空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