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网首页
新闻 影像 文化 历史 教育 健康 旅游 书画 诚信 品牌 装饰 科技 华人 军事 美食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频道 > 炎黄春秋>正文

烈士英魂何时能归故里

2013-09-24 11:15来源:未知浏览:

  他们本是手足情深的兄弟,因为战争,他们从此阴阳相隔。60年的等待,60年的期盼,从青年到壮年,从壮年到成为耄耋之年的老人,这就是96岁抗战老兵冯全礼对弟弟冯全成烈士60年的思念。纵然岁月流逝,纵然是一个甲子,不变的是哥嫂对弟弟60年的兄弟情深!

  图为:抗战老兵冯全礼和妻子高二妮,即冯全成烈士的三哥三嫂

  他叫冯海光,是这个家族中的旁系子孙,孝顺老人的他不忍心看到两位老人为此伤心落泪,更不忍心看到两位老人总是站在门口相望,他知道,他们是在等待弟弟的归来,纵然知道弟弟60年前已经牺牲。可能是被60年的兄弟情深所感动,他含着泪答应两位老人,一定去墓前帮老人祭奠完成他们唯一的心愿,但他哪里知道,60年沧海桑田,60年的地域多次划分,墓地早已不复存在。从此,他踏上了帮两位老人寻找弟弟烈士墓地的征途,从19岁到24岁,将近5年时间,被人嘲笑过、误解过、怀疑过,委屈算不了什么,曲折算不了什么,他一心想着让冯全成烈士英魂早日回归故里,那样烈属不在寒心,烈士英魂不在孤单!

  以下为冯海光自述:

  从小,我就知道家族中的五爷爷是烈士,但终究不清楚这位烈士爷爷的英雄事迹,然而,在我19岁那年,我利用周末照常去看望三爷三奶,听见老人对弟弟的念叨。经不住我的再三询问,两位老人拉着我的手,向我说出了60年多年前的那段回忆:1946年,兄弟五人与曾祖母(曾祖父早逝)分家,当时四个哥哥都已成家,家里贫困,在那个吃了上顿没有下顿的年代,几个哥嫂都不愿与老五一起过,如果一起就意味着还要给他盖房娶媳妇。而老五因为大哥、二哥的蛮横也不愿意与他们生活,他跪在三哥三嫂的面前要求与之一起生活,五爷对三奶说:以后挣了钱都交给三嫂,娶了媳妇也要好好对待哥嫂,就是把媳妇休了也不能忘记哥嫂。由于不忍心看到幼小的五弟没有人照顾,她搀扶起弟弟说:“只要有三嫂一口吃的,就不会让弟弟饿肚子的。”那次分家,三人只分得2个碗,可想而知,三人吃饭用2个碗是怎样一种概念,真的不可想象!三奶说完,忍不住流下眼泪。然而,在1947年正月十五,五爷冯全成准备好担子外出去鹤壁(煤矿)挖煤,被三奶给拦住了,在我们老家正月十五是鬼节,是要去祭拜祖先的。没有想到,五爷在正月十六的早晨偷偷收拾好东西,拿走家中仅有的一些干粮出去挖煤了,没有想到被国民党抓壮丁抓走了,从此与哥嫂成了永别!

  被抓后,一年多的杳无音讯,家里人以为五爷已经死了。真的没有想到,1949年,在来信中说,自己在国民党部队时参加过大别山战役被俘,知道解放军是穷人的队伍,毅然参军,进入23军69师206团。后来在多次的来信中,向哥嫂汇报自己在部队的入党、立功情况,还向哥嫂寄钱、寄物。从三爷三奶及当年念信的几个老人的回忆中,得知五爷在部队立过多次战功和部队的嘉奖,信上都是部队盖的大红方章。这个从五爷的几个侄子中也可以证实的。可惜,五爷的这些遗物在90年代初,因为三爷的实在被人给骗走了,从此,也为墓地的找寻增添了困难!

  三爷三奶模糊的记得弟弟墓地的地址是江苏省嘉定县西营镇(或西头营),河边,西岸,五个并排的烈士墓,三尺高的墓碑,在弟弟牺牲后,曾去过墓地一次。然而却不知道嘉定多次区域划分已经属于上海,为上海市嘉定区。根据三爷三奶所说,我于2009年暑假前往嘉定区到达烈士陵园,想替三爷三奶祭奠下五爷,然而在陵园工作人员拿出烈士花名册时,我终究没有找到五爷的名字,也就意味着墓地没有。从希望到失望,我不知道回去后如何向三爷三奶交代,坐在陵园门口嚎啕大哭。陵园工作人员听到哭声后把我叫到值班室,不停地安慰我。第二天,我呆呆望着烈士陵园,宁肯相信我的五爷成了无名烈士就在陵园里头,终究不可能,就这样我带着失望返回了家乡。

  2010年,我通过网络认识了上海嘉定知青朱明元伯伯,他被我帮助老人寻找弟弟墓地的事所感动,决定帮我。朱伯伯多次向烈士陵园和朋友询问嘉定区域内烈士墓的迁移情况,但终究没有任何结果。为了寻找墓地,在朱伯伯的邀请下,我再次踏上了前往上海嘉定的列车。我们先后去过烈士陵园、民政局、档案馆、老干部局,终究是一无所获。明明有墓地,为什么就消失了呢?我不停的问自己!

  五爷自参加解放军后,参加过大大小小的战役,立过无数战功。贫困出身,迎来了新中国的成立,然而却在一次部队事故中牺牲,年仅25岁。三爷三奶知道弟弟牺牲的一些情况,但是终究不是很清楚,我决定帮他们找到那时的情况,就这样开始寻找五爷所在团即23军69师206团的战友,或许他们会记得。也许他们的战友知道那次事故,也许他们的战友知道墓地的具体地址!

  经过4年来的寻找,我找到了南京23军干休所的秦镜爷爷,秦镜爷爷曾是205团团长、69师师长,我爷爷牺牲时任职69师参谋长,他清楚的记得那次事故,他没有想到60年后的今天,那次事故中牺牲的烈士后人还在寻找,在我的多次问下,秦镜爷爷道出了原委:1951—1952年4月下旬,天气很冷,事故地点在江苏常熟西边的小山上发生的,那是实弹演习,三个团(205、206、207团)都在常熟外围驻防,206团在常熟城南外,地点在常熟不远处,当时的迫击炮有30cm长,粗细有8—9cm,中间有三圈子细箍,两头都是细尖头尾翼,确实不易区分容易搞错。填炮弹时装反炸膛了,大炮周围的几个人都牺牲了,当时可能被送到嘉定的军医院里不幸牺牲的,一般都是就进掩埋的,之后部队忙于上朝鲜,之后留守的人到10月份才发函通知家人的。当年参与处理的人(指当时的团长、政委)多与去世。

  图为:当时组织发放的函件

  经过4年来的找寻,我奔赴于上海、江苏、浙江、安徽、山东等地寻找五爷的战友。4年来的找寻,我通过网络也在不停寻找,终归苍天不负有心人,我找到了五爷的同团战友周庆章、谢国昌、王来征、李济汉、王玉才、陈学文等11个老兵(或后人),由于都是80岁以上(除了去世)的高龄,已经记不得了。也只有五爷的同连战友谢国昌老人依稀记得,谢老回忆说:是我们2营4连发生的事故,当时我们连在假设阵地上,一个连一字排开,阵地有点大,演习完后下阵地才知道出了事故,还回忆说指导员为李明远。 图为:在山东潍坊第三干休所与23军参谋长王凤斌爷爷

  四年来的寻找,酸甜苦辣尽在其中。五爷及战友4人如何牺牲已经清楚,然而,墓地终没有任何音讯?

  五爷,如果您真的有灵,请告诉孙儿墓地在何方?

  五爷,如果您不忍心三爷三奶为此流泪,请告诉孙儿墓地在何方?

  五爷,如果您的英魂不想在到处流浪,请告诉孙儿墓地在何方?

  您的孙子,别无所求,只想,只想让您的英魂早点回家。

  如果您真的有灵,请不要再让三爷三奶伤心流泪

  60年的等待,60年的期盼,也换不回他们对您60年的兄弟情深啊!!!

  冯全成烈士简介:

  冯全成,男,属虎,1927年生,河南省安阳市汤阴县宜沟镇王老屯村人。1947年被抓壮丁进入国民党部队,1949年参加解放军,所在部队为23军69师206团2营4连,职务为排长、连副。党员。1951年部队演习期间发生重大事故,战友4人当场牺牲。被送往后方医院后,大腿被拒掉,后因伤口感染牺牲。时年25岁!曾立一等功、二等功、四等功、特等功及部队嘉奖等!

来源:未知作者:杜埜责任编辑:efe_2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最新评论
历史专题 炎黄春秋 华夏文明 历史人物 野史轶闻 历史文物图展 文明透视 历史探秘 千年古县 考古发现 时空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