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网首页
新闻 影像 文化 历史 教育 健康 旅游 书画 诚信 品牌 装饰 科技 华人 军事 美食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频道 > 文明透视>正文

78年万里狠批大寨:极左样板 学不了也不想学

2014-03-26 15:18来源:快乐老人报浏览:

  核心提示:你说你是大寨经验,我说你是极左的样板。我们学不了他们,也不想学他们。我已经宣布我们省不组织去大寨参观,也不去学大寨那一套。  

本文摘自:《快乐老人报》2013年11月4日,作者:李静萍,原题为《硬着头皮继续推动学大寨运动》

  面对质疑

  粉碎“四人帮”后,一场全国性的揭批查“四人帮”运动开始。对经济领域深入揭批的一些问题,陈永贵是有不同看法的。

  出现了两种不同的声音

  伴随着对“四人帮”经济谬论的揭批,中央着手恢复和制定了一些规章制度和政策,调整和落实农村政策。安徽省和四川省先后出台有关文件,对过去农业生产中极左做法进行了否定,反对分配上的平均主义,反对取消自留地和禁止副业生产,反对取消自由市场,反对“穷过渡”,反对把生产统得过死,反对无偿平调,极大地调动了社员的积极性,农业生产的恢复取得明显效果。1978年2月和6月,《人民日报》先后介绍了安徽和四川两省落实经济的经验。这实际上是在纠正学大寨运动中的极左做法。

  但就全国来说,轰轰烈烈的学大寨运动并没有停止,陈永贵还热情期盼着更多大寨县的出现。1976年12月的第二次全国农业学大寨会议将学大寨运动推上了顶峰,“普及大寨县”运动还在轰轰烈烈地进行着。1979年12月,中央将普及大寨县工作座谈会提出的意见转发各地,“过渡风”仍在全国不少地方盛行。

  很显然,当时的中国农村出现了两种不同的声音,中国农业面临着两种不同的发展模式。

  对变革风潮很不痛快

  实现“一大二公”的社会主义一直是陈永贵的美好理想和孜孜追求。对于报刊上出现的主张社员搞家庭副业、实行按劳分配等新提法,陈永贵不可能不关注,对一些农村中已经出现的恢复定额管理、开放集市贸易、经营自留地等做法,他更不可能充耳不闻。这些提法和做法尽管是在揭批“四人帮”运动中出现的,但许多又是和“文革”中后期大寨的做法相悖的。“文革”中,大寨身不由己地由一个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生产典型发展为“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典型,大寨的经验不可避免地带上了极左色彩,大寨的一些具体做法又被当作普适的经验广泛宣传,全面推广。

  此时,对农业生产中一系列“左”的错误做法的指责、批评和纠正,无疑也是对大寨“左”的经验和“左”的做法的一种否定。这就不能不使陈永贵产生疑心,怀疑这些舆论是不是要否定毛泽东亲自树立的大寨红旗。如果说面对报纸上的一些理论问题,因未能完全弄明白,陈永贵还可以不予理睬的话,对已经在一些地方出现的变革风潮,陈永贵内心则是很不理解、很不痛快的,认为这是右倾。在他心目中,毛泽东所指出的中国农业的出路就是康庄大道,只有农业学大寨、普及大寨县才能发展中国农业,才能解决中国几亿人的吃饭问题。他要坚定不移地维护学大寨运动。

  面临的舆论环境愈发不利

  北京舆论的大趋势陈永贵无法逆转,他觉得山西省的小环境不错,此时的《山西日报》还在不时地介绍大寨的所谓经验,宣传学大寨的先进典型和先进事迹。1978年2月下旬,他从北京回到山西省,让大寨联合报道组组长、《山西日报》副总编辑宋莎荫把各新闻单位驻大寨的20多名记者召集起来开了一个会。宋莎荫定了一个原则,即“你讲你的,我讲我的,我们只讲大寨、昔阳经验好,不去讲人家不对,不和人家交锋,特别是不要骂人”。

  这样,1978年2月26日,《山西日报》刊登了山西省委一个领导在全省春耕工作电话会议上的讲话:“大寨在经营管理上的一整套经验……必须坚持在全省范围内普遍推广,不允许借口情况不同而对大寨的经验抽象肯定,具体否定。”3月3日,《山西日报》发表的社论指出:“大寨的根本经验和一整套具体经验,是已被实践证明了的高速度发展我国社会主义农业,改造农民的私有观念,引导亿万农民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宝贵经验。我们必须坚信不疑、坚定不移地高举大寨红旗……”4月21日,《山西日报》又发表文章,对昔阳县大批资本主义、大干社会主义、不断解决“五种人”掌权问题等“左”的做法继续给予肯定和赞赏。

  然而,毕竟时代不同了。就在陈永贵硬着头皮继续推动学大寨运动的时候,5月11日,《光明日报》一篇题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文章引发了真理标准大讨论,揭开了新中国历史上规模空前的思想解放运动。这场讨论得到了邓小平、叶剑英、陈云、李先念、胡耀邦等一批老同志的支持。陈永贵面临的舆论环境愈发不利。

  万里对大寨的批评

  当人们以实践标准来检验10多年农业学大寨的是非曲直时,当人们重新考虑中国农业的发展道路时,被“文革”扭曲了的大寨经验,如“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经验,“大批促大干”的经验、割资本主义尾巴的经验,向“共产主义”过渡的经验等,便一个个受到了质疑。

  1978年11月,安徽省委第一书记万里在听取滁县地区实行包产到户责任制的情况汇报后,说起了大寨。他说,现在有人说我们搞落实农村经济政策是“好行小惠,言不及义”,是在搞“变相单干”,“复辟资本主义”,是“反对学大寨”,有的甚至写文章公开批评我们……你说你是大寨经验,我说你是极左的样板。我们学不了他们,也不想学他们。我已经宣布我们省不组织去大寨参观,也不去学大寨那一套。

  对来自各方面的对农业学大寨运动中出现“左”的偏向的批评,陈永贵一时还难以接受。对于当时一些省份实行的包产到户,陈永贵更是不理解,认为这是对毛泽东“一大二公”思想的否定。他曾在一次昔阳干部会议上就此问题提出不同看法,很果断地说,昔阳不能这样搞。

来源:快乐老人报编辑:wwh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最新评论
历史专题 炎黄春秋 华夏文明 历史人物 野史轶闻 历史文物图展 文明透视 历史探秘 千年古县 考古发现 时空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