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网首页
新闻 影像 文化 历史 教育 健康 旅游 书画 诚信 品牌 装饰 科技 华人 军事 美食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频道 > 考古发现>正文

南京违禁发掘帝陵 专家怒斥三条底线均被击穿

2013-06-04 14:15来源:金羊网浏览:

  

被认为是永宁陵的墓地已经发掘一大半,南朝时的墓穴形制鲜明典型

 

  被认为是永宁陵的墓地已经发掘一大半,南朝时的墓穴形制鲜明典型

  4月30日,著名文化学者吴树发出一条题为《南京!南京!请停止发掘六朝帝陵!》的微博,痛斥南京对“永宁陵”(记者注:考古仍在进行,尚未最后确认,以下简称“永宁陵”)南朝陈文帝陵墓的挖掘。由于我国对出土文物的保存和复原的相关技术还未过关,国务院曾多次发文强调“帝王陵寝暂不进行主动发掘”,南京此举立刻引起了中国文物界人士的高度关注。

  南京市政府有关部门表示,发掘永宁陵的理由有二:一是为建设“六朝石刻博物馆”而进行“抢救性发掘”;二是永宁陵的身份尚未最后得到确定。但羊城晚报记者发现,在今年1月底的一次公开报道中,南京市文广新局局长陈光亚曾亲口承认:“经过进一步考证,此处是帝陵已是无疑义的,墓主人极有可能是陈文帝。”

  记者调查

  探洞直插墓室 显具帝陵特征

  4月27日,羊城晚报记者找到位于狮子冲的被认为是永宁陵的发掘现场。

  永宁陵石刻和陵墓位于一家农家乐休闲钓鱼场的范围内。两座宏伟的麒麟石刻伫立在池塘草地间,高3米有余,左右对峙,张牙舞爪,威猛难挡,但表面已经严重风化,脖子上还有水泥修补的痕迹。一旁立着尊“国保”石碑,刻着“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永宁陵石刻”等字样。石兽周边已经开挖了十余个考古发掘探方,足足好有几百平方米,最深处超过2米,但记者在现场没有看到任何发掘工具,似乎工程已经暂停。

  “根据南朝陵墓特征,两座石兽的连线正中向前延伸,便是神道(帝王陵墓道)所在,直指帝王陵。”一位知情人介绍。羊城晚报记者沿着神道方向远眺,果然看见远处几百米外的小山腰上,有一道临时围墙,里面围着已经被发掘开来的黄土坡,形状规整对称,不少地方还被细心地覆盖上塑料布、遮雨板。“那里便是去年底、今年初被发掘的永宁陵。”知情人介绍。

  穿过水塘、翻过山路,记者来到发掘工地。预制板围墙上贴着一张“考古重地请勿靠近”的纸条,但因为时至中午,工人们已经放工吃饭,工地现场空无一人,在坑道一侧错落摆放着几顶红色的安全帽和多把铁锹。

  记者小心地在周边巡视一圈,可以明显看到,工地正中是两处“连体”陵墓,陵墓的上半部分已经被清理出来,但都还没有清理到墓底。

  在面朝石兽的左侧墓室正中地上,一个直径不足10厘米的探洞直插墓室深处,有典型的考古试探痕迹。这个墓室看起来比右侧墓室更为尊贵:形状呈偏椭圆形、前连长条墓道,紧靠山体的墓砖按照“三横一竖”的方式垒砌,墓砖上的花纹除了典型的南朝大莲花瓣、小莲花瓣外,还有行云流水一般的水草花瓣纹。有文字的墓砖隔三差五地排列,上面镌刻着“西”“急”“大”等文字。墓室的正前方“收口”连接着墓道处,前后分别有两块分别从正中断裂的巨型石块,正挡在墓道中间。事后,羊城晚报记者向一位文物专家转述了现场所见,他明确表态,“花砖是南朝贵族陵墓的典型特征,两大石块则是两道墓门,是南朝帝陵的规制!”

  右侧墓室偏长方形、前连长条墓道,与左侧墓室大小差异不大,也有花砖装饰,但相对简单。

  在发掘现场周边,南朝花砖整齐地码列在一侧,一些尚未能够马上发掘的重要位置,还被塑料布遮住,避免雨水侵蚀。工地门外,一个简易大棚的龙骨正焊接到一半,看来不日工地将被大棚覆盖。据悉,这也是中国考古工作的通行做法,可以避免雨水直接冲刷文物,但无法避免空气氧化等文物侵害。

  专家怒斥

  击穿文保底线 根本就是胡闹

  曾主持起草1982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中国文物界元老谢辰生听到永宁陵正在被发掘,也十分愤慨,他对羊城晚报记者说:“帝陵绝对不能发掘,疑似(尚未确定最终确定陈文帝陵墓)也不能挖,我是坚决反对的。发现文物为什么要挖呢?你是什么理由要非挖不可?你说理由是要建设遗址博物馆,那根本是胡闹,我是坚决反对的。考古发掘一般都是配合工程的抢救性发掘,不能主动发掘,即使不是帝王墓,也不应该挖,它好好的你挖它干嘛?它又没有挡碍!”谢老的态度非常鲜明。

  新华日报记者王宏伟、江苏省作协专业作家薛冰和南京大学学者姚远为此事联名写道:“不挖帝陵、避开国保、尽量不进行主动性发掘,这是文物保护的三条基本原则,然而在南京,这三条底线均被击穿。”

  据《党史博览》记载,1950年代后期,北京曾发掘定陵(记者注:明十三陵之一,明代万历皇帝朱翊钧和他两位皇后的陵墓,也是建国后第一座有计划发掘的帝王陵墓),由于出土文物在保存和复原方面还未过关,大量文物尤其是丝织品未能保存下来。定陵发掘后,有些省份纷纷效仿,要挖掘汉陵、唐陵、清陵等帝王陵。在周恩来总理的干预下,国务院迅速下发了“停止对一切帝王陵墓发掘”的文件,坚决制止了这种极不正常的发掘之风,使行将遭灭顶之灾的中国文化遗产免于劫难。

  姚远告诉羊城晚报记者,“1987年《国务院关于加强和改善文物工作的通知》早就规定,大型帝王陵寝暂不进行主动发掘。2012年《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做好旅游等开发建设活动中文物保护工作的意见》又强调,‘坚持文物保护优先,把文物安全放在首位’,任何文化项目都不是发掘帝陵的理由”。

  著名六朝、隋唐考古专家罗宗真告诉羊城晚报记者,考古发掘主要是配合基本建设做抢救性发掘,一般不主动发掘。罗宗真介绍,在南朝时代,只有帝陵才有资格使用麒麟当石兽并使用神道,而永宁陵石刻正是一对麒麟,因此能被证明是帝陵。按照六朝的丧葬形制,麒麟正中的延长线为神道,神道末端正中为帝王墓,有些帝王墓的两侧还会有陪葬墓,但陪葬墓不可能放在神道正中,因此被发掘出来的连体大墓可以推断为帝陵“真身”。

  在1996年江苏省政府办公厅发布的《江苏省全国重点、升级文物保护单位保护范围及建设控制地带》相关文件(苏政办发【1996】82号),羊城晚报记者也找到了官方认可永宁陵的标志。永宁陵石刻的建设控制地带被划定为“北沿神道延伸约1公里处小山南麓”,这不仅标明了神道的方向,而且直指、涵盖了目前正在发掘的墓葬。

  南京市文物局

  有人说是发掘,帝陵未被证实

  南京市政府是否在发掘帝陵?4月30日,羊城晚报记者采访了南京市文物局(记者注:已被并入文广新局),针对古墓葬工地,有的说是“考古”,有的说是“发掘”,有的说是“抢救性发掘”;而发掘的理由,竟然是“通过建设博物馆进行保护”;至于帝陵的可能性,各处室均称“不确定是否陈文帝陵”,并强调“挖开来才能搞清楚”!

  主管考古的文物事业管理委员会办公室张主任介绍,永宁陵墓葬“既不是保护性发掘,也不是主动发掘,而是建设前的考古勘探”。考古勘探目前暂停,在加盖遮雨大棚后,将继续进行。

  张主任介绍,“我们向国家文物局申请到了发掘证照。永宁陵考古是在为这一带的保护规划提供依据,墓地考古不算是发掘,只是勘探和试掘。墓葬也不属于石刻(国保单位)的一部分,我们只是做考古调查,为了以后在那块地里建设遗址博物馆。”张主任承认,像乾陵、秦始皇墓那些有定论的帝陵,肯定是不能动(主动发掘)的,因为现在还没有技术来保护文物,除非是抢救性发掘,或者是在盗墓贼盗墓了后不得不发掘。但对于永宁陵来说,即使有麒麟石刻,也不能证明它就是帝陵,“可能是石刻挪过位置呢”?

  文物保护与考古处的曹处长则告诉羊城晚报记者:“现在遗址公园还没有立项,但是墓葬已经开始发掘了,因为有《考古发掘证照》。”曹处长强调,这处墓葬尚不能确定是陈文帝帝陵,“毕竟发掘还没有做完,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大概最快要到今年6月才有结果,现在考古发掘还在进行中……我们想在这里做一个8万平方米的遗址公园,但是还没有最后确定。”

  文广新局宣教处金处长表示,永宁陵已经向国家文物局申报过,目前正在进行抢救性发掘。金处长认为,之所以把发掘定义为“抢救性发掘”,理由有二:“一是现在古墓葬周边都是现代公墓,古墓被蚕食得很厉害,我们要把那里一大块(通过发掘)保护起来;二是要配合遗址公园的建设。”

  金处长告诉羊城晚报记者:“考古发掘的程序是按规定来的。整个狮子冲墓地的考古被分成两期,其中第一期是墓葬的考古,国家文物局已经批复,目前正在进行中;第二期是永宁陵石刻周边的考古,由于之前报的手续不齐备,现在已经补报材料。马上就能开工。”

  羊城晚报记者询问:“如果这两个墓葬疑似帝陵,是不是也不能发掘?”金处长回复:“怎么不能挖?报批了就能挖。”

  虽然文物局各个处室一直强调“不一定是帝陵”,但是羊城晚报记者在今年1月31日新华社的一篇公开报道中找到了南京市文广新局局长陈光亚对永宁陵的亲口“认可”——“经过进一步考证,此处是帝陵已是无疑义的,墓主人极有可能是陈文帝。”

  在南京市文广新局的网站首页,记者看到几个醒目的大字:敬畏历史,敬畏文化,敬畏先人。

  国家文物局

  南京申请发掘,没提“帝陵”二字

  羊城晚报记者发现,永宁陵的发掘证照上既没提“永宁陵石刻”、也没提“陈文帝墓”,而只是用“狮子冲墓地”这一看起来平淡无奇的名字,这是否是为了“蒙混过关”?

  王宏伟、姚远和薛冰认为:如果没有说明,南京市文物部门涉嫌瞒报;如果写明了,国家文物局则涉嫌违法审批。4月初,王宏伟向国家文物局提出了关于《发掘执照》的信息公开申请,得到了国家文物局办公室的及时回复。

  国家文物局工作人员4月22日在答复信息公开申请时明确表示,他们在申报材料中没有发现与文保单位和帝陵相关的信息。

  回复中写明:“2012年12月,南京市博物馆填报《南京栖霞区狮子冲六朝墓葬发掘申请书》,申请为配合‘南朝石刻博物馆’建设,对位于南京市栖霞区新合村狮子冲北象山南侧的两座墓葬进行考古发掘……我局……2012年12月31日批准实施该项目,并颁发考古发掘证照。”

  王宏伟、姚远和薛冰认为:众多证据均表明这两座墓葬是帝陵,这是南京市文物部门应该知道的基本信息,理应在报批文件中写明。三人随之向国家文物局、南京市文物局、南京市规划局分别提交了《听证申请》。提出“墓葬考古发掘不应被视作抢救性发掘。南朝石刻遗址公园和博物馆项目尚处于规划论证阶段,文物部门在发现了两座极有可能为南朝帝陵的大墓后,应该标识范围,要求修改建设规划和设计方案,而这完全有时间、有条件。然而文物部门却像‘挖地雷’一样进行了考古发掘,这违背了整体性、原真性保护的原则,应被视作主动性而非抢救性发掘。”听证申请迄今没有获得任何一个部门的进一步回复。

  对于外界关于发掘工作“蒙混过关”的质疑,文广新局宣教处金处长解释,“虽然这一带叫‘永宁陵石刻’,但只是早年间通过石刻的形制,初步意向性分析可能是陈文帝陵墓,只是一个猜想,并没有说这里就有帝王陵。现在就是想进一步探索确认是什么,才进行(发掘)。”但金处长又承认,“根据形制、墓道来看,古墓葬应该疑似陈文帝陵墓,因为经过初步勘探,周边还没有找到其他古墓……如果确定是皇陵,那最好还是不要动。”

  开挖帝陵为建遗址博物馆?

  为什么南京置文物保护“铁律”于罔顾,“毅然”开挖基本上已经被确认是帝陵的永宁陵。

  与其他地方的房地产开发、商业规划等“目的”不同,羊城晚报记者多方采访,都没有见到明显的商业利益的证据。唯一的公开理由,就是南京规划要在此处建设一个南京市重点文化工程——南朝石刻博物馆。

  2012年12月26日的《南京晨报》报道显示:“市长季建业在现场办公会上提出,在栖霞建设一个南朝石刻博物馆,把六朝帝陵整合在一起展示。”

  2013年1月31日的新华社报道也提到:“记者从南京市文广新局获悉,此前在栖霞山狮子冲考古发现的两座南朝大墓确认为南朝帝陵,据初步分析这位‘帝’极有可能是陈文帝陈舌。待考古工作全部结束后,南京将在此地建南朝石刻博物馆和帝陵公园,预计2013年动工……”

  记者查阅到,计划以永宁陵为建设场所的南朝石刻博物馆,早在2012年,便被列入南京市委【宁委发(2012)24号】文件中,被作为“南京市重点文化工程项目计划(2011-2105年)”中的第18个项目,属于“博物馆纪念馆建设工程”中的一项,项目注明“以新合村(笔者注:即永宁陵所在地)六朝石刻群为中心,集中展示南京六朝石刻艺术,2012年完成设计方案,力争2013年建成”。

  按照“8万平方米”的占地规模,南朝石刻博物馆相当于大半个南京博物院(笔者注:占地13万平方米)的体量,算得上“南京市重点文化工程”中的亮点。

  【链接】

  永宁陵及墓葬

  全称“陈文帝陈舌永陵石刻”,位于南京市栖霞区新合村狮子冲,建于南朝(566年)时代。陈舌(公元522至566年)是南北朝时期陈朝开国皇帝高祖武皇帝陈霸先长兄陈道谈的长子,陈朝第二位皇帝,在位7年后亡,葬于永宁陵,现陵前200米处有石兽二,一为天禄,一为麒麟,两兽长宽均为3米以上,目瞪口张,状极凶猛,极为精美,被认为是南朝陵墓神道石刻艺术的集大成者。1988年,永宁陵石刻被列为“全国重点保护单位”(简称“国保”)。

  2012年底,南京市博物馆考古队开始在栖霞区狮子冲北象山南麓进行考古,发现两座长16米、宽约7米的大型南朝墓葬。

  南京近年文物事件

  1)2007年1月,南京迈皋桥一处工地,10座六朝墓被野蛮施工破坏。

  2)2008年8月,高铁南京南站施工时,因考古经费谈不拢,施工方因工期倒逼仓促施工,铁心桥郭家山坑商周遗址被破坏。

  3)2009年,29位专家学者联名上书,批评南京大拆大建老城南,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温家宝第二次作出批示,要求保护历史文化名城。早在2006年,因为16位专家学者上书,温家宝曾作出批示,要求国务院相关部门调查处理。

  4)2010年3月,南京秦淮区未履行报批手续,即实施西水关内外秦淮河沟通建设工程,造成南京明城墙水西门的瓮城和西水关遭破坏。

  5)2011年,江苏省保单位、南京将军山沐英家族墓地在复地朗香楼盘施工中再受蚕食。自2005年起,这里被开发为商业楼盘,施工不仅造成了多座古墓遭破坏,而且造成地下文物被盗。

来源:金羊网作者:Hsu Kedy责任编辑:ly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最新评论
历史专题 炎黄春秋 华夏文明 历史人物 野史轶闻 历史文物图展 文明透视 历史探秘 千年古县 考古发现 时空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