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网首页
新闻 影像 文化 历史 教育 健康 旅游 书画 诚信 品牌 装饰 科技 华人 军事 美食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频道 > 时空对话>正文

缅甸人为何不欢迎中国远征军

2013-09-28 14:04来源:未知浏览:

  英国的高压统治,使缅甸人欲借助外部力量谋求独立

  缅甸遭受到英、印的双重剥削,迫切渴望寻求外国援助谋取独立

  19世纪英国占领缅甸后,把缅甸作为印度的一个省,从此缅甸百姓便受到英、印的双重剥削。英国人方面,殖民当局将缅甸出产的大米六成运向国外,还禁止缅甸人手工编织他们日常使用的“隆基”(一种缠在腰上的布),布类都要使用英国的产品,暗中织造的妇女要被逮捕,据说有些人的手指也被剁掉了。在缅甸这个信仰佛教的地方,英国官员甚至公开亵渎缅甸佛塔和佛像,或棒打,或脚踢,甚至尿淋。印度人方面,“缅甸的工商业都掌握在印度人手中,商店街上尽是印度人开的店,没发现有缅甸人的商店;农村也被印度人控制着。土地坡印度人用高利贷给夺走了,村长、地主也尽是印度人,缅甸人、克伦族人、掸族人等缅甸土著民族都处在印度人的统治下。缅甸人在这些‘外来者’的统治下当工人和佃户。”在这种情况下,诚如日军记者小俣行男所说:“那些高呼‘把印度人从城市、农村赶出去!挣脱英国统治!建立一个缅甸人的缅甸!’的缅甸人的心情是不难理解的。”

  面对英印的殖民统治,缅甸人为了争取民族独立进行过各种努力。首先,他们选择暴力反抗。1930年缅甸革命组织“咖咙会”发起暴动,可惜失败了,1939年,参加过暴动的数万居民惨遭屠杀。英国人因害怕缅甸人造反,要求军队中绝对不吸收缅甸人,更是严格限制缅甸人进行任何武装训练,缅甸人根本没有建立自己武装的可能。暴力既然不行,他们就想用妥协的方式与英国商谈。二战爆发后,英国在欧洲承受着巨大的军事压力,因而在亚洲的统治力量相对被削弱,1940年5月10日,缅甸最大的党派德钦党召开了一次由各地代表参加的重要例会,他们表示愿意与英国合作反法西斯,条件是只要英国作出在战后给予缅甸独立的保证,但是英国当局拒绝任何让步。此路仍是不通,无奈的缅甸人想起了“非暴力不合作”的方式。1940年6月,“自由联盟”在仰光召开群众大会,要求英国给予缅甸独立,并号召缅甸人民不参战,开展公民不服从运动。然而,换来的是英国当局的大逮捕,德钦党的主要领导人及其它反对派的领导人、积极分子都被捕入狱。

  当一切努力都失败后,缅甸人为了独立,迫切寻求一切外界力量的支持,他们甚至喊出了“英国的困难就是缅甸的机会”,当时作为德钦党主要领导者的昂山更是认为:“谁反对我们的敌人,谁就是我们的朋友!”这种弥漫在缅甸人中间的民族情绪,给了日后日军收买缅甸人心以可乘之机。…[详细]

  日本人为了堵死英美援华通道,积极支持缅甸独立运动

  与此同时,日本人也盯上了缅甸。因为到了1940年前后,随着东南沿海等交通线的丧失,中国抗战主要靠滇缅路获得的英美援华物资支撑。而当时日军并没有进攻缅甸的计划,因此此路线成为日军参谋本部的心腹大患。很快,负责此事的日军大佐铃木敬司盯上了缅甸的民族势力,特别是民族运动的核心领导德钦党,他认为如果民族独立运动能发展成武装暴动,那么切断缅甸路线的目的自可达到。

  1940年3月,铃木以《读卖新闻》特派记者的身分进入仰光并设法联系上了德钦党的领袖德钦弥亚,并向他保证:“日本支援缅甸独立,提供武器、弹药,由日本训练缅甸青年”。正是通过德钦弥亚,铃木了解到,德钦党领导者昂山和拉绵因为想寻求中国方面的帮助,因而带着缅共的介绍信从仰光潜入厦门,打算与中共取得联系并前往重庆。铃木迅速命令日本特务机构掌握了昂山和拉绵的行踪,并于1940年11月将二人经中国台湾送往日本。昂山与铃木一拍即合,1941年3月3日,德钦昂山秘密返回缅甸,与缅甸其他民族主义领导人协商,最终同日本人达成以下协定:(1)凡愿意接受日本援助的各个民族主义政党合并成人民革命党;(2)人民革命党将建立缅甸独立军,在缅甸各个地区组织起义,日本政府将保证供应“独立军”及国内起义部队一切武器和物资;(3)日本政府立即承认缅甸独立;(4)日军将在战争时期保卫缅甸;(5)人民革命党将获得总额为日本帝国政府“重建缅甸基金”2亿缅元资助;(6)缅甸给予日本贸易上以优惠待遇,并将缅甸公路的控制权移交日本。此外,还达成了缅甸派出一批人员由日本军官训练的协议。

  在日本的资助下,1941年3月,潜回仰光的昂山带着29名缅甸民族主义领导人前往日本,后来又到日军占领的海南岛、台湾等地接受军事训练。训练工作由日军大本营直属的“南机关”负责,该机关成立于1941年1月,受铃木领导。据昂山回忆,因为起初决定这30人潜回缅甸后主要是搞武装起义,所以训练所极为严格,他感叹说:“要不是海岛的话,恐怕就逃走了。”在进行军事训练的同时,铃木也不忘利用他们的反英情绪向他们灌输亲日的理念,他对这批人说:“缅甸老百姓在英国人的殖民统治下,痛苦生活了100多年,现在是清算白人的时候了!日本与缅甸同种同族,共存共荣。大日本帝国决不容许白种人继续统治缅甸,一定要还给你们一个独立的缅甸!亚洲是亚洲人的,让英国佬美国佬法国佬都滚出去!”

  缅甸人积极配合日军攻缅,并参与攻击中国远征军

  独立义勇军为日军迅速占领缅甸,提供了相当重要的帮助

  本来日本只是想策动缅甸独立,以控制滇缅路,切断中国的补给线。然而,随着太平洋战争的爆发,1942年1月,日本统帅部为切断滇缅路并打击英美军事力量,也为了抢夺缅甸的铝矿、石油及大米等战略物资,决定发动缅甸战役。为了配合日军作战,缅甸独立党员在铃木的带领下,悬挂起象征缅甸独立的孔雀旗向缅甸国内进发,在各地组建独立义勇军。借助势力遍及缅甸国内的德钦党,独立义勇军迅速壮大,越过泰缅边境时仅有190人,到进入毛淡棉时已激增到5000人。这些义勇军为日军侦察、收集英军、中国远征军的详细情报,进入农村为日军筹集根食,还有一些人潜入英军阵地偷来枪支参加义勇军。据随军的日本记者后来回忆说:“到农村去的义勇军领导做一番讲演后,振臂一呼,立刻有不少青年当场加入义勇军。‘赶走英军,缅甸独立的时候到了!日军是援助缅甸独立的!’这种宣传在缅甸人中一传十,十传百地传开了。缅甸到处高喊‘独巴马’(意思是‘缅甸人的缅甸’)。”独立义勇军所到之处,都高喊“赶走万恶的英国人,缅甸独立的时刻到了”“日本人是来援助缅甸独立的”等口号,这对饱受英国人欺凌的缅甸人来说具有极大的吸引力。“由于缅旬独立义勇军无孔不入的宣传活动,缅甸民众欢呼着迎接日军,日军也同样用‘独巴马’来欢迎独立义勇军。日军无后顾之忧,一路进攻到仰光,从未发生过一次通信线路被切断的事,缅甸人欢迎日军。”

  应该说,缅甸战争初期当地人对日军的欢迎确实出于真心。独立义勇军虽非正规军,但对日军帮助不小,“举凡有关侦察、情报、宣传、架桥、行军、补给与扰乱后方等等军务,他们起到的作用远胜于日军。”随着独立义勇军的宣传,缅甸当地人也被动员起来,“给日本人做向导,或者为他们供粮米、备饮料,竭诚协助。倘有印度部队被日军追击,逃入山庄,当地居民都拒绝协助补给,又如果敌势弱小,他们还会揭竿助战。勇敢的青年则骑牛通报日军。”当日军第33师团进攻仰光被宽达1000米的西汤河所阻,山炮及快射炮带不过去,而日军工兵苦于找不到材料无法架桥时,缅甸人就代为架起特有的筏桥,“简单实用,完全符合日军需要。”

  相比之下,缅甸人痛恨英国人,这种情绪也连累了入缅作战的中国远征军。缅甸人本来就认为中国人和印度人一起帮着英国人垄断了缅甸经济,而中国远征军入缅抗日更是被当地人视为帮英国维持殖民统治,因此中国远征军所到之处很难得到当地百姓的理解和支持。缅甸人帮日本人侦察和传送军事情报,这给入缅作战的中国远征军造成了极大的麻烦。独立义勇军后来还直接参与攻击盟军防线。这些都对中国远征军第一次入缅作战失败产生了作用。…[详细]

  缅甸人被蒙蔽还因为日军入缅初期军纪不错,也很懂得宣传

  除了独立义勇军的宣传和缅甸人对英军的痛恨之外,日军之所以能得到缅甸人的支持,还因为入缅初期日军非常注意军纪和宣传。其方式主要有以下几种:

  贴告示安民。据日军随军记者小俣行男后来回忆说:“我去仰光市内转了转,防波堤上贴着日军的大布告。布告上堂而皇之地写着“驻缅甸的日军行动受世界之注目,军规必须严正——军司令官”。街上贴着告居民书。麻烦的是,一种语言不够用,仰光不仅有缅甸人,还有印度人和中国人。为此,日军罗列了缅甸语、印地语、孟加拉语、汉语、英语等各种文字写成布告贴出去。”

  利用缅甸民间传说。在缅甸民众中,传说“正当缅甸面临生死存亡之际,从东方出现了骑着白马的‘博莫乔’将军前来拯救缅甸。”指挥义勇军的铃木就利用了这个传说,骑着白马,自称为“博莫乔”。骑白马的“博莫乔”和义勇军的牛车部队成为一个迎合民意的神话,在缅甸人中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博莫乔”一经过各个村落,村民们常常合掌致意,满怀喜悦地流着眼泪。当缅甸独立义勇军进入仰光,并在那里举行胜利游行时,铃木仍然骑着白马以“博莫乔”名义现身,赢得了全场轰动。

  尊重当地人信仰,利用僧侣的影响力。缅甸为一佛教国家,僧侣是社会的领导阶层,对于赢得民心来说,安抚僧侣至关重要。因而各师团的情报官在部队要攻城时,都必先拜访僧院,将日本的战争目的详细说明,竭诚求其协助。而且,“日军在战斗中也没有毁坏被缅甸人视为灵魂的庇护地——宝塔,所以,日军在这里受到市民的信赖。”

  及时有效的危机公关。据小俣行男回忆:“占领缅甸之初,不知是谁用刀把宝塔中的金佛砍下一大块,大概是想看看佛像是不是纯金的,也许知道是在铸件上涂上金泥制成的便放弃了。市民们发现佛塔中那尊早晚两次必去顶礼膜拜的佛像被砍坏,非常愤怒。据说以后开来的日军部队知道这件事后、向缅甸人道了歉:‘先头开来的不是日军,那是些在朝鲜和满洲募集的部队,真正的日军都是佛教徒,他们遵守佛教教规,非常爱护佛塔。’”

  正是这些手段,让缅甸人受了蒙蔽,感觉日军还不错,加上他们强烈的独立愿望,也就甘受其驱使。

  发觉日军无意真正实现缅甸独立后,缅甸人再度决定抗日

  日军占领缅甸后强制实行“军事管制”,给欢迎日军来“解放”的缅甸人以重大打击

  独立义勇军和缅甸人之所以死心塌地帮日军,是因为他们想着也许明天就要实现缅甸独立了。义勇军的干部们也相信缅甸独立政府将会诞生。日军攻占仰光后,德钦党的干部们聚集在德钦党党魁德钦弥亚的宅邸,构思独立政府的未来。总理是德钦弥亚,国防部长人选则从义勇军中选择了昂山。他们还商议在阁僚中增派一些年轻的德钦党干部。铃木也想着亲自指挥义勇军颁布军事管制,掌管国家财产,建成独立的缅甸政府。

  然而,缅甸人的愿望落空了。日军攻占仰光之后,就在德钦党谋划缅甸独立之际,东京传来指示:“大本营已决定实行军事管制的方针。”随后日军南方军司令部决定:“新政权虽表面具备独立形态,但应忠实秉承帝国之意图施政。新政权之指导,由占领军司令官担任,承认新政权一事,决定延至战争结束后。……注意确保油、棉和铅等资源。”对此铃木很恼火,他提出:“缅甸独立义勇军和缅甸民众之所以协助日本,是因为日本方面曾许诺缅甸独立。事到如今,要废除独立,实行军事管制,那么,缅甸的民众会怎么样,日军又会怎样!?如果这样任何物资的筹措都将十分困准。这是毫无疑问的。”但已经无济于事了。

  日军随后的“军事管制”措施如下:“1、将来允许缅甸独立,但是必须在军事管制下独立,主权完全由日本掌握。2、政府中的大臣及其他重要职位要由日本人担任。3、在独立问题及其他方面不对缅甸人许诺政治性诺言。4、缅甸人担任官吏的绝对条件是亲日。5、地方政治在一定程度上委托给缅甸人,但是警察权和税收权须由日本掌握。……”这些措施与英国统治时期几乎一模一样,有些甚至还要严厉。正在为胜利狂欢的缅甸人就这样被出卖了。…[详细]

  铃木一面安抚缅甸独立运动领导人,一面却解散了独立义勇军

  那么,剩下的问题就是该怎么安抚缅甸人了,如果让义勇军士兵或是缅甸民众知道他们被出卖的话,恐怕会出现叛乱。铃木是怎么做的呢?据小俣行男介绍说:“铃木大佐召集了昂山等几名干部,对他们说:‘你们为了缅甸的独立而战,假如日军反对缅甸独立的话,你们怎么办?我也是日本人,为了独立,先朝我开枪,然后坚持战斗。你们决定吧。’昂山等对这突如其来的消息无言以对,过了许久才说:‘我们参加北伐,进攻曼德勒。’”1942年4月8日,热闹的出征仪式结束后,义勇军出发“北伐”。

  当然,让独立义勇军“北伐”只是昂山等人对日军失望之后自感无力反击,而采取的一种保存实力的手段而已,对此铃木也很清楚。为了不至于给日军留下太大的威胁,1942年7月27日,铃木专门飞到曼德勒去解散了聚集在这一地区的三万余独立义勇军士兵。而为了安抚缅甸民族主义者的情绪,他将由昂山等干部和3000名“具有优秀军人素质”的士兵编成了“缅甸国防军”,昂山任总司令。随后铃木离开缅甸,在日军的“军事管制”之下,以巴莫为首的“缅甸行政府”诞生。一年之后的1943年8月1日,随着日本在太平洋战场的失利,为了稳定缅甸局势,东京决定同意让缅甸“独立”,组成新政府。然而,“独立”后的缅甸与“军事管制”下的缅甸别无二致。…[详细]

  看清日军真面目后,昂山等人等待时机举行起义,给予日军极大打击

  以德钦党为主的缅甸民族解放力量一直把实现缅甸民族独立作为自己的斗争目标。他们与日本合作,原指望依靠和利用日本的援助获得独立。然而,日军的背叛让他们慢慢将日军也视为“侵略者”。但由于缅甸人自身的军事力量太弱,德钦党为了保存缅甸仅存的军事力量,不得不继续与日军合作,昂山本人更是在“独立”后的新政府中出任国防部长。他们隐忍不发等待时机,并利用“合法”的地位,积极寻求扩大军队,改善装备,提高士兵的军事素质。1943年8月缅甸“独立”时,“缅甸国军”兵力已达到15000人。在之后的将近两年时间内,缅甸军队不断壮大,为之后的抗日武装起义积蓄力量。

  终于,当1945年3月盟军反攻兵临城下之时,昂山看准机会谋划起义。他向驻缅日军提出把武器发给国民军,并把国民军送往前线,这一要求得到国民军中的日军少将顾问的同意。3月17日,国民军离开仰光,昂山在达雅建立司令部。3月27日,缅甸国民军在昂山的指挥下,发动武装起义。缅甸军队起义对日军的冲击还是很大的,诚如1945年5月7日国民军领导人奈温在广播讲话中所说:“我们驱逐了曼德勒、东吁等地及三角洲的所有日军,并收复了上述地区。我军还把日军准备破坏仰光的大型建筑、工厂、交通要道和大小桥梁的炸药悄悄地取走,使其计划落空。由于我们的努力,日军的交通线遭到极大的破坏以至完全瘫痪。”就连东南亚盟军司令蒙巴顿的官方报告中也承认:“由于缅甸军队不断袭击孤立的警备部队和破坏通讯线路,并保持对日军的压力,因而牵制了大量敌军,否则这些敌军是可以用来阻截盟军第14军向仰光进攻的。”缅甸人在关键时刻转到了盟军一边,对英国在日本战败后承认缅甸独立起到了不小的作用。战后,昂山前往伦敦,与英国首相艾德礼谈判,1947年1月,缅甸终于获得了真正的独立,昂山也成为缅甸人民自由联盟政府的领导人。

来源:未知作者:syn责任编辑:syn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最新评论
历史专题 炎黄春秋 华夏文明 历史人物 野史轶闻 历史文物图展 文明透视 历史探秘 千年古县 考古发现 时空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