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网首页
新闻 教育 军事 文化 历史 诚信 健康 创新 华人 艺术 工艺 环境 红色 品牌 旅游
当前位置:爱国网>感动中国>正文

六旬老人照顾植物人妻子8年 喂饭用坏千只注射器

2013-11-13 08:58来源:燕赵都市报浏览:

  

点击进入下一页

 

  

点击进入下一页

 

  62岁的刘春茂是任丘市鄚州镇东七里庄村人,1972年到七里庄中学任教,后任中学校长。在近40年的工作中,他物理课教了30年,只有两年成绩为全镇第二,其余都是全镇第一名。工作努力的他,退休后原本生活美满,两个女儿成家立业事业有成,2005年又得了个胖孙子,一家人其乐融融,十里八村的乡亲们都羡慕不已。然而,含饴弄孙的幸福生活刚刚开始,老伴却突然病倒成了植物人,让这个家庭陡然生变。8年时间里,老刘为了让子女安心工作,一人包揽了照顾妻子的重任,不仅把妻子从死亡线上拉回,还让她开口说话。

  2005年10月30日7时半,妻子突叫一声“我头疼”,随后就仰倒在床上,不省人事,呼吸困难。第二天上午10时许,医生下了病危通知,脑出血严重,没救了。“您再想想法子,让她活下来”,走投无路的老刘央求着医生。经过用超大剂量的止血药,妻子的脑出血止住了,但严重的脑栓塞也形成了。妻子只有心跳,靠呼吸机供氧,丝毫意识也没有,在ICU病房每天花费五六千元。十天后,病情仍不见好转。医生说,还是转入普通病房吧,住长了你们花费不起。在普通病房用药不变,但是靠家人自己护理。又经过一个月时间,妻子病情还是没有进展。医生说,你们还是回家吧,已无良策,只能靠她本人恢复了。

  老刘用救护车把妻子接回了家,前来探望的人络绎不绝,每天屋里都挤满了人,每个人的眼睛里都含着泪水。妻子瞪着一双无神的大眼,无论怎么呼喊她,她都不理睬,只是比死人多口气。再看老刘,原来145斤,回家后只剩100来斤,头发掉了,眼睛熬红了,腰腿病加重了。

  每天喂妻子4顿饭

  为了挣钱给妻子治病,老刘让儿子出去打工。当时,儿媳刚出满月,还要喂养孙子,全家里外事就老刘一人承担。

  家庭角色来了个大逆转,以前妻子伺候他吃喝,从2006年开始,老刘要做全家的饭。饭做好后,老刘用搅拌机打碎,打成粥状,再用注射器一管一管地通过胃管打入妻子胃中。每天要喂4顿饭,早晚饭要喂小米粥、米粉、奶粉;上午11时做菜,用西红柿、胡萝卜、鸡蛋加上季节性蔬菜,炒熟后打成粥状,用注射器打入胃内;下午三四点钟,把一个香蕉和一个苹果打成汁喂下。搅拌机需要拆开一件一件地冲洗,每天都得洗好几次。8年多,搅拌机就用坏5个。有小毛病,老刘就自己修理,多年物理教学积攒的经验派上了用场。

  胃管按要求每周换一个,但下胃管时病人太受罪了,所以用一段时间换一条。开始用的注射器是玻璃的,很好使,寿命长,但很容易摔坏,附近卫生所的玻璃注射器都被他用完了。老刘去市场上买不到,后来改用塑料的,两三天换一支,8年多用掉了近千支注射器。

  妻子衣服常换勤洗

  为了防止妻子生褥疮,8年来,每两小时老刘就要给妻子翻一次身。头几年里,老刘晚上睡觉不脱衣服,定好闹钟,控制时间。后来形成习惯,不用闹钟,两小时准醒。

  老刘每天要给妻子擦脸、刷牙、洗脚,每周都要擦全身一次。夏天还要给妻子洗澡,为此还专门买了一个大浴盆。老刘每天还给妻子梳头,定期理发。

  8年里,老刘如同钟摆一般,从未偏离妻子这个中心。2006年冬,老刘得了一次重感冒。发烧、头疼、咳嗽、气管发炎,他4天不想吃东西,又不愿意耽误儿女们的工作,每天都是咬牙支撑着。老刘不吃饭,但也得给妻子做饭、喂饭、洗尿布,每一个动作都使出浑身力气。

  男人当家有一个特点,往往是家里比较邋遢,老刘却不这样。8年里,他家屋里屋外,总是干干净净的,妻子的衣服、被褥常换勤洗。屋里没异味,院内见不到草棍儿。一个给妻子照养老保险相片的女师傅,一进家门,就惊讶地说:“你一个男人,伺候女人,弄得这么干净有条理,我第一次见到。”

  给妻子治病没少花心思

  老刘为给妻子治病,没少花钱花心思。一则电台广告,介绍吉林有一种药对脑栓有特效。老刘听说后,用电话联系了厂家。他先给妻子用了一疗程,因为是中药还需要与其它西药间隔开来。于是老刘订了个时间表,从早8时到晚8时,每两个小时喂药一次。再加上每天喂妻子4顿饭,整天的事情总是排得满满的,一刻也闲不住。这样服用了三个疗程(三个月)后,丝毫进展也没有。

  前年,有人说,北京武警总医院通过骨髓移植治好许多脑栓病人。他通过关系找到该院护士长,再由她找专家咨询。专家分析了病情后,认为妻子病情复杂、严重,不适合做这种手术。

  他还用过很多民间土法给妻子治疗,但仍无效果。手术与药物治疗是不行了。在电视节目里,有以谈话、唱歌、按摩之法,使植物人恢复的例子,他也开始试试。于是,他腾出时间就给老伴按摩,同时边按摩边说、唱。家里的电视机总开着,让妻子看电视,特别是歌、戏之类的节目。不看电视时,老刘就用收录机放磁带,也是戏、歌、相声等。年轻时,老刘唱过样板戏《沙家浜》、《红灯记》,如今一有空,老刘就用梆子调、京剧调对着妻子唱。一天中,家里总有歌声或戏曲声刺激着妻子。有些人背后议论说,“这家伙中邪了,守着这么个植物人,还挺上劲。没有了她,另找个什么样的不行。”

  老刘听到这些话并不气恼,他对感情看得很重。“我俩毕竟共同走过了40多年,感情一直很融洽,从没打过架,互相关心,互相体贴。累活、脏活,从没让她干过。原先吃井水时,没让她挑过一担水;也没让她拾过一筐柴。自己心爱的妻子,我怎么能舍弃她呢?我要八方求医、千里购药,为她治病,期盼她能好起来。”

  植物人妻子开口说话

  功夫不负苦心人,2010年麦熟时节,老刘正对着妻子喂中午饭,边喂边说着话,她突然打了一个喷嚏,喷了老刘一脸。“看你喷得我哪儿都是。”老刘本以为这是自说自话,意外出现了,妻子脸上出现了从未有过的微笑。老刘惊喜地喊道:“你会笑了!”要知道,多年来她的脸上未曾出现过表情,嘴里更没发出过声音。

  2011年元旦过后,下了一场大雪。老刘扫完雪给妻子翻身,习惯性地自言自语说:“累得慌吧。”耳边似乎听到微弱的一句:“不累得慌。”老刘心想,这是自己耳朵的毛病,她怎么能会说话呢?第二天,老刘早晨起来先给妻子翻身,又习惯性地自言自语说:“累得慌了吧。”这时,又听到妻子说:“不累得慌。”声音较大,听得很清。啊!真的是她说的话。老刘兴奋极了,喊了起来:“她会说话啦!”

  亲人们都喜极而泣,多年的植物人会说话了,全村都传开了。现在,妻子左边知觉越来越大,但她的脑子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很多亲人都认不出来。多数情况下,妻子能认得老刘,因为老刘对她付出最大,清醒时,能认对儿女们。

  尽管每天照顾妻子,占据了老刘全部时间,老刘还是愿意尽自己所能,帮助别人。村里几个老头总找他理发,他还帮着乡亲们写对联,剪喜字,择吉日;盘锅台,垒墙头,抹屋子,贴瓷砖,打洋灰柜,胜过一般瓦匠。此外,他还能修理一些小家用电器,扎笤帚等。乡里乡亲的帮忙,老刘从来积极出力,不要任何回报。邻居们出门,会把门锁上的钥匙交给他,还有的把钱包暂存老刘这里。他们说:“和这样的人住一块,顺心踏实。”

  老刘用8年多的汗水和辛劳换得了妻子的说笑,用爱心和耐心争取了妻子的第二次生命。现在孙子上学了,儿媳也出去打工了。老刘每天除了护理妻子,处理家务,还要照料孙子的生活,辅导他的学习,工作并没有减轻。不过,家里有了妻子、孙子的欢笑声,老刘觉得很知足。

来源:燕赵都市报编辑:何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