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网首页
新闻 影像 文化 历史 教育 健康 旅游 书画 诚信 品牌 装饰 科技 华人 军事 美食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华人华侨 > 华人生活>正文

大马一华裔女孩分饰“姐妹”行骗 纯情男中计(图)

2013-09-18 11:55来源:中国新闻网浏览:

  

 

  陈先生申诉被“姐妹花” 骗了2万多令吉,左起丘钦瀚、魏子权、王建民、陈先生及张银。(马来西亚《南洋商报》)  中新网9月18日电 据马来西亚《南洋商报》报道,中国港星周星驰著名电影《月光宝盒》在现实中上映,一人疑同时假扮两姐妹,以种种借口及使出各种手段,骗取纯情男22,600令吉。

  妹妹先以父亲患上心脏病无钱医治和父亲逝世后无钱办后事为由,引男子入瓮,纯情男疑是难抵面子书上的“美女妹妹”诱惑,竟向朋友和亲人借钱“救”美女妹妹的父亲。

  由始至终,纯情男没见过“妹妹”,两人是在去年11月通过手提电话的“朋友服务”短讯结识。

  “姐妹俩”自称是幼儿园和补习中心的老师,受害者陈先生(25岁)因两人是“为人师表”,因此没多加防备,陷入“美人计”中。

  陈先生起初与妹妹在网上、面子书和发短讯“谈心”时非常投缘,但他否认“妹妹”是他的女朋友,“姐姐”出现后,“妹妹”就消失,但他却继续被“姐姐”所骗。

  “妹妹”名叫“曾芯瑶”,“姐姐”名叫“陈慧心(洋名克里斯蒂娜陈)”,但姐姐在面子书上称她姓曾,不是姓陈。

  陈先生(工厂管工,来自加影)17日上午在锡米山的民主行动党新加影支部,向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申诉被骗经过。。

  陈先生说,他于去年11月在“朋友服务”网站上认识曾芯瑶这位美女“妹妹”,两人话题打开后,每隔两天就会互通电话。

  他说,他虽然多次邀约“妹妹”出来见面,但每次都被拒绝,“妹妹”告诉他在莎阿南一幼儿园教书,家乡在关丹,有一位感情非常好的“姐姐”。

  “一个月后,‘妹妹’告诉我,她的父亲心脏病猝发入院,很需要用到钱救父亲,她本身没钱,亲人又不肯帮他们。

  “听她这么说,就可怜她,为了救她的父亲,我前后汇了5000令吉给她,5000令吉是分两次汇入银行。

  “一个星期后,即圣诞节前,她告诉我她父亲又昏倒入院,被送去吉隆坡的心脏专科中心救治。”

  他指出,“妹妹”向他称父亲病况严重,须送去新加坡的医院动手术,于是,她向他再借了3500令吉。他说,“妹妹”告诉他,她父亲12月24日手术失败后逝世,尸体运回柔佛州火化。

  陈先生说,今年年初,她约“姐妹”俩见面时,但只有“姐姐”赴会,没见到“妹妹”,他与“姐姐”是首次在柔佛再也见面。他说,“妹妹”之前曾向他提及该名“姐姐”,在面子书上,也看过“姐妹俩”的合照。

  他指出,首次见面,即要求“姐姐”还钱,但她称没钱无法摊还。他说会向姐姐讨钱,主要原因是每次把钱汇入姐姐和另外一人的银行户头。

  陈先生怀疑“姐妹”是同一人,即由始至终只有“姐姐”一人,“妹妹”不存在。“姐姐”23岁左右,身形肥胖。

  他说,“姐妹”俩声音很相似,“妹妹”的声音娇滴滴,但“姐姐”声量较大,尤其是不借钱给她时,不过,若给钱她,态度又360度转变。

  他说,多次要求“姐姐”还钱不果后,他曾向“姐姐”透露会在报章揭发此事,“姐姐”非但不害怕,还扬言指无法告她。

  “过后,“姐姐”就终止我和她在面子书上的联系,我过后使用另外的户头再登录‘姐姐’的面子书。”

  陈先生说,相信幕后还有其他“黑手”和“姐姐”一起骗钱,受害者相信不止他一人,希望其他受害者挺身而出。

  “我经济能力有限,希望‘姐姐’把钱还我,整2万令吉的款项是我向朋友和亲人借的。

  “朋友和亲人对我很好,我说有急用,他们就把钱借给我,至今,他们不知道我把钱给了这对姐姐花。”

  陈先生说,他相信这对“姐姐花”,主要是她们都是“老师”,因太相信她们,偶尔虽起疑心,却没认真去想,直至3月杪突然醒觉,接着在4月1日向警方报案。

  他说,拖了这么久才投诉,主要是抱着“姐姐”将还钱的一丝希望,后期与“姐姐”联络时,他还有电话录音。

  陈先生说,“姐姐”除了没还钱,还另外向他借钱,声称要从大耳窿手中赎回“妹妹”。据“姐姐”宣称,“妹妹”向大耳窿借钱没还,“妹妹”还做了不三不四的东西。

  “‘姐姐’表示必须在中午12时前把钱汇入银行,当时还表示她的干爹在新加坡,干爹很有钱,干爹会帮她还钱给我。”

  “于是我又借了万多令吉给‘姐姐’,‘姐姐’借钱后,还大胆提出要我的SamsungGalaxy Note2,这台手机是父亲送我的,价格是2290令吉,最后,我把手机给了‘姐姐’,‘姐姐’另给我一台旧款的普通手机。”

  他说,首次与“姐姐”见面后,他和“姐姐”继续保持联络,今年的华人农历新年年十五,他俩再次在柔佛再也见面。“自称老师的‘姐姐’据称已婚,有丈夫和领养一名儿子,但我不确定她在哪里教书,略知是教补习,在面子书上,也看到她与学生合照的照片和留言。”

  陈先生说,“姐姐”每次要钱时,总是对他大小声,3月9日和10日各别汇入450令吉后,“姐姐”竟叫他报案,并指那是大耳窿的银行户头。

  “3月12日我们通电时,她又向我借钱,这回,她称干爹要来给我钱时发生交通意外入院,而丈夫也不幸发生交通意外导致脚断,她本身要做堕胎手术需要用到钱。”

  他说,当时“姐姐”的声音很微弱,塔信以为真,于是又汇了3000多令吉给“姐姐”,总之,共给了姐妹俩22,600令吉,不断把钱汇给她们,日期已不记得。

来源:中国新闻网作者:何责任编辑:何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最新评论